明日酱—世界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女孩子。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故事。
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就好,谨慎关注呀。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文手,脑洞特别奇怪,如果撞梗纯属意外,连载很多,我会努力的填完。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
喜欢温柔的纯情恋爱,偶尔会想写病娇的念头,金是大本命。高中党,月宿制,产粮很慢,请谅解,取关随意。QQ3557658751。不嫌弃我的话可以加上我唠嗑,乐乎主页集合有提问箱地址,随机时间查看。
其他圈子喜欢all joker all/赤j/all白/德哈/伏哈/all哈/千all/御千/喜懒/死出/轰出胜/all出/暗表/魔表/海表/all表
我和你做朋友和我们吃的cp不同有什么关系,不踩雷什么都好说。
谢谢关照。

[6S.D] chapter 00.

《6S.D的日常》


又名:智障儿童欢乐多


为何你们的高中日常画风如此与众不同


无需拘谨,不要将就,青春疯一次就够。




主要人员:明日,恋北(念北),小星星,小铃铛,浅卿,蕾蕾。

剧情来源:日常,部分瞎编。

NPC来源:同一所中学的师生或者各自的家人以及相遇的陌生人。

背景:处在同一所中学,但是有几个人并不是同一个班级的六个女孩子的日常生活。



文体:不限



编剧兼记录者、构思人、后期处理、社团组织者之一:明日(本人)

画手兼艺术总监、社团组织者之一:恋北(念北) @Stonegarlic红泉 

小星星:本社团吉祥物、北酱她小女儿

小铃铛:社团人脉关系圈主要来源

蕾蕾:后援团兼社团内部人际关系处理人

浅卿:后勤兼内部催动大队长




人设展示(暂定)



明日:






小星星:





恋北(念北):




(拿着钥匙的是念北(小北),被关着的是恋北(大北))



浅卿:







部分人物塑造:




念北&恋北:其实恋北就是个错误的存在而已,连名字其实也是错别字。


明日:我第一次和她认识的时候,她是和蔼可亲的。所以就比较不能够接受她冷漠起来的样子。


念北:为什么明明是我拿着钥匙却每次都要把自己关起来呢。


恋北:其实以前,还没有上高中的时候还是傻傻的两个人格都分不清。


明日:我啊、果然还是更喜欢北北(恋北)一点……


念北:为了她们,我宁愿去做一个连自己都不太认同的人格。


念北&恋北:虽然以前就这样想过了,到底是哪个人格更好一点。不过自打认识她们之后,下定了决心。


恋北:谁让她们喜欢上了一个错误的存在呢……没办法啊。


↑以上原话


ps:6S.D中其实就明日对念北意见最大


念北&恋北:其实我还没下定决心。只是愿意为了她们暂时把恋北放出来而已,而且我更喜欢念北。


明日: 想被人宠好难(扒窗户)


TBC.

D.TUP.Tomorrow.置顶『0.1.0版』

高亮!!!

 

感谢点击我主页的你,希望你能够认真阅读这篇置顶,以免发生特别尴尬的种种事情。

 


—关于称呼及部分个人喜好—

 


这里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这些等等就可以了,随你开心就好。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人,脑洞很奇怪,文笔不定,是高中党,产粮非常慢,取关随意。看完粮了以后如果是自己喜欢的文章,都会点小红心小蓝手,如果介意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取关了。我的文章可能会有一些日语翻译和欧美翻译的腔调,所以看不习惯的人现在也可以取关了。



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



还有,我并不喜欢评论区里每次都出现“啊啊神仙”“大大我爱你”之类的东西,如果伤到你了,抱歉。是一个过分喜好评论的人,我并不太喜欢别人称呼我那么高级别的称呼,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文手而已,尽量还是叫昵称比较好。



*我可以——当你的树洞。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和我说,如果我在而且是我能帮上忙的我愿意和你进行沟通。



希望能早一点做上温柔的女孩子。



最喜欢的老师是亚麻 @芬达亞麻 ,她手下的金金我能吸一辈子,自命为肥宅快乐水组织第一吹。我永远喜欢老茶茶和乔治老师。



称之为信仰的all金老师是老颖 @胥颖sky ,是她带领我走进这个圈子,认识那么多人,陪我走过那么多路,永远爱她。过激胥吹。



老妈子是 @妳♂的亻頃♪城★骨♀妃 (你怎么又改id了),过激骨吹,老妈是过激安金吹,安金催婚大队长,如果我见到你做了任何让我老妈情绪有躁动的事情那么现在你可以直接扑街。



嘉金搭档 @辙辄哲 ,是最最最最爱的小辄,陪我唠嗑陪我风,日天日地日空气(喂),爱她一辈子。如果你让她生气了打爆你的狗头。



我的另一半 @麋方 ,我一生只爱你一人,爱就是爱,没有应不应该。





以上,招待不周。





—关于混圈以及cp—

 



黑体字高亮!!!这个必须看仔细了!!!

 



目前主混凹凸。次混HP、魔晶、怪盗joker、京剧猫、小英雄、喜羊羊、游戏王以及很多很多。

 



*凹凸吃all金,不吃其他。不喜ky,只要不踩雷什么都好说!!!我甚至可以和对家人玩的很开心!!!



对于all金自己主要是偏嘉金,大三角我喜嘉金安。纯正金吹、全员吹。



喜欢酸酸甜甜的小男孩恋爱,对于情敌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独到的理解。我喜欢全世界的人都宠金惯着金,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有会因为这份感情反目成仇,虽然说爱情使人变得愚蠢使人盲目,可我实在是不喜欢因为金就让所有人的关系变得十分尴尬。我更喜欢那种朋友之间那些耍些不过分的阴招的小打小闹,虽然喜欢的是同一人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做朋友这样的。



不喜ala以及jrj,严重踩雷者永久屏蔽拉黑。



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大概这些。



不喜欢看到“嘉.瑞.金”这一类格式的文,看到和金无关的两个字放在一起就会严重气恼。所以至今为止的是避开这些文章的。



目前在凹凸圈处于有时间就码字更文的情况。

 




*HP吃all哈,过激哈厨。德哈、伏哈、斯哈是心头肉,爱蛇院和狮院一辈子不接受任何的洗白。打死不接受任何洗白蛇院的事实,蛇院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不需要你来洗白。手动再见。



我喜蛇院哈。狮院哈当然也是喜欢的。



比较偏袒哈利,因为是哈利厨。



目前在HP圈不产粮。

 




*魔晶我爱千all。我不管魔晶猎人是一个多么冷的国漫,你都不能玷污他,侮辱他,让我看到任何侮辱性的话语,我可能会说出一堆不符合理智行为的过激发言。



千all里最喜欢千吉。是我心中最美好的一对cp。我永远爱他们。“我不后悔遇见你”这句话我能喜欢一辈子,千吉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大宝贝,真想看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进一个美丽的故事。



不接受任何逆cp行为。



目前在魔晶圈处于待产粮状态。

 




*怪盗joker爱了,我最爱的子供番,太美丽了。我吃all joker all,偏爱赤j(只有这一对不逆!!)对于逆cp行为严重反感。过激joker吹极度好感,我爱这个小男孩一辈子。他是全世界的珍宝!!!他做到了!!!永不服输的热情。



目前在怪j圈处于产粮状态。

 




*京剧猫,我喜all白。偏爱情白、黯白、武白。喜欢京剧猫里一切的京剧素材,偏爱我白,过激白吹,看到任何黑白行为都会爆炸。



目前在京剧猫圈处于不产粮状态。

 




*小英雄,我喜all久all。大本命死出。次吹轰出和胜出。天雷其他cp。



目前在小英雄圈处于不产粮状态。




*喜羊羊与灰太狼,我爱喜懒,我爱灰红,灰红真爱。喜懒幼驯染王道。



目前在喜羊羊与灰太狼圈子里不产粮。




*游戏王,我爱暗表,我爱魔表,我爱海表,以及,我爱all表。不接受表受以外的cp,个人喜欢将王样、魔王和亚图姆分开看待。暗表是心中最美好的一对cp,个人偏激魔表。


表吹、王吹。以及,我爱橙汁。




——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人,那么最后,如果你能接受我这样的一个人的话。

 



从今往后,请多关照。♡

 


能够喜欢上你真的是太好了。
 

是我是我没错了。

Doggy:

打扰了

📵莫 得 歐 氣📵:

是我了

the white night(新手抑郁症倾诉墙):

就我

SCP-105:

太真实了

Grid:

嗯,对,没错

LGB-AST:

嗯嗯这就是我

龙暮:

是我了

这只常情想要吃ff糖:

是我是我

夜咲·康纳利:

嗯嗯嗯是我

电骨头&逆音:

是我!!!!!!!

彼方✔tbiikol:

Surveillance:

这不是我吗😂😂

LOVELYFOOL:

没错了就是我

贰君:

嗯……唉………

沉迷于吸G无法自拔:

疯狂电子酱:

说的就是我www

某瓶被做成金fa酱的fafa:

是的了。

季沓试图变可爱:

信者君:

是我了

火糖玉米面:

是我

           
           
           
           
           
           
           


           
           
          
         
        
       
      
     
    
   
  
 

[凹凸世界‖嘉金‖书信体]致嘉德罗斯的一封信


—书信体,金视角,格式问题请忽略。

—是今天补番的时候衍生的脑洞,果然还是喜欢小男孩的单纯恋爱,泪了。

—一发完注意

—字数六千

——————————————


敬启,嘉德罗斯。





明明刚才在学校还跟你在一起的,现在却来给你写信,感觉怪怪的。是不是有点傻啊。





但是!无论我这种行为傻不傻你都不许说出来!不许告诉别人我给你写信这件事情!要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知道吗!





你今天突然问我说要我回答我觉得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回答,而且在那么多人面前!





那个。其实,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特别过分的人知道吗。





脾气暴躁,不顾别人感受,还总是在我不在的时候次次的来找格瑞打架。还总是骂我:渣渣、白痴、呆瓜、榆木脑袋、废物。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记得是一年级开学典礼的那一天,刚上完幼儿园的我,还是不能够轻松的适应小学。甚至、第一天就在学校里迷了路。现在想想,可能真的很傻吧,居然会傻到想要你帮忙。





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傻傻的跑进了音乐教室吧,你坐在钢琴前似乎正想要开始练习。





我刚开始并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听完你弹奏的第一首曲子。听完了在我人生中你弹奏的第一首曲子。





从那一刻起,你成为了我憧憬的人。





你长舒一口气,面对比自己大好几倍的钢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完美的旋律就像是蝴蝶一样起舞。我听完后呆愣的撞倒了门口的椅子。你看了过来,我立刻慌张又笨拙的把椅子扶了起来。





你当时很凶,似乎并不喜欢陌生人。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你对每个人都是这样。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而我当时竟然对这样的你提出了问题,甚至更多。





“请问!你知道一年级B班的教室在哪里吗!?”





“……”





你好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用那凶狠的目光紧紧的瞪着我,我被冻得头皮发麻僵在原地,不知该做些什么。





“那个……”





“我凭什么告诉你这个渣渣?”





后来我才知道你的目光是在蔑视,你瞧不起这么一个,听了一首曲子就会惊讶的站不稳,还会把椅子撞倒的人。





“可是…我迷路了。”





老师来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是班主任找到了我,你并没有给我给予任何帮助,那时的我对你印象十分深刻,我却不知道,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不会记得我,而且我尚不知道你的名字。





明明已经影响到别人的人生了,你这个过分的家伙。





竟然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我还记得那一天呀,自己十分激动的跑回了家,甚至没跟自己的新朋友紫堂幻告别,甚至没有拉上A班的发小格瑞一起回家。





我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跟姐姐提出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请求。





“姐姐!”





“金?欢迎回家。今天想吃些什么呀?哎——格瑞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姐姐…!给我买小提琴好不好!”





“哎?为什么——金的梦想不是想当歌手吗,怎么突然?”





“我想和学校里的一个男孩一起演奏!他弹钢琴弹的特别好!”





“金想!和他一起演奏!”





自己当初天真又白痴的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竟然真的努力的学习了小提琴,虽然特别刻苦,但是因为没有基础,三年级以前都没能够争取到和你一起上台的机会。





一二年级的时候,我再也没遇到过你,我也是在校园传闻里知晓了你的名字,你叫嘉德罗斯,是圣空集团的大少爷,虽然不明白你学钢琴是属于爱好还是属于三分钟热度。





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原因,我竟然学小提琴一直学到三年级,争取到了和你同台演奏的机会。





那是我第一次和你上台一起演奏,我激动到双脚发抖,双手不知该怎么摆。





害怕搞砸了你的演出,害怕搞砸了和你第一次合作的机会。





真是、白痴啊。明明才见过一次面,却搞的两个人关系很好一样。





庆幸的是这次演出并没有搞砸,反而是我的超常发挥,或许是因为想要以你为目标变得更好的这份心情的支持着我,所以在演奏的时候,每个音符我都演奏得十分冷静谨慎。最终和你一起赢得了同学、老师和校长的掌声。





然而你却丝毫不在乎的下了台,我匆忙的追上去,你却一副完全没见过我的模样,冷漠的瞪了我一下。我顿时备受打击。





是这样的,明明只见过一面,还指望别人能记得自己什么的。





但是啊,还是很生气的,和你吵起来了,现在想想应该是自己的无理取闹吧。





不过就是因为这一次的无理取闹,竟然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吵的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把你当做憧憬,学了小提琴以及这些年的努力,通通的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你叫什么。”





“…啊??我、我叫金。”





不知是因为什么,你主动的问了我的名字,而且记住了。





当我知道我的努力的汗水换成了和你考上同一所中学的时候。我几乎高兴到欢呼雀跃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好像是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就喜欢上了你的音乐。以至于想留在你的身边。





但是要怎么做才能和你搭上话呢,上了中学之后你似乎很受欢迎,身边有许多许多的人,我似乎只能远远望着什么都不能做。





要不要试着去食堂的时候,如果你身边有空座位的时候,坐下来闲聊呢;要不要去小卖部买个零食,然后主动去你的班级找你呢。我犹豫着,也这么想着。





但是你身边的两个人,貌似和你很要好的样子,每天每天都跟在你的身边。好像完全没有介入的余地了呢。





不知不觉中,为小提琴热情奋斗的火苗变小了。





完全找不到小学的时候那种为一件事情拼命努力的感觉了。这种感觉是很奇怪吗?会遭人讨厌吧。





虽然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但是我仍然在学习着小提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还想紧紧的抓住,不想放手。





在做什么啊。明明想和你一起上台演奏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但是、我的愿望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





然后,不知道是我这样不争气的心情被上帝听见了,还是怎么的,我在某天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车祸。





当我意识模糊中的时候,就有类似于救护车的声音不停的在耳畔响着。





然后,我就昏死了过去。





似乎是以这个为契机,我在初一的时候就来来回回的不断要进医院复查了,在医院的时间待的太多了,去学校的时间也渐渐变少了。





有时候回去学校的时候,甚至会听到别人说、





“哎,那个是新的转校生吗,似乎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哎不对吧,我记得,以前在学校好像有见到过他啊。”





“啊,他就是之前开学没多久就遭遇车祸的那个学生啊,似乎小提琴拉的蛮不错的。”





类似于这样的话越来越多,我也就不在意了,每次回去学校都会笑着跟自己的朋友打招呼,而你就不必说了,我甚至、都开始没怎么见过紫堂幻和格瑞他们了。





啊啊、你会奇怪我去哪里了吗。





有时候会这样想想,不过下一秒就是自己否认自己而已。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次车祸以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进出医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日一夜的时间似乎都缩短了一样。





那个时候、我都甚至有些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好了。一开始自己也是不确定的,直到某天夜里,看到姐姐在候诊室里,在医生的面前低声哭泣的时候,我才明白了这一点。





好想再拉一次小提琴啊。我靠在医院的窗台上,这样想着,不如说我是想站在弹奏钢琴的你的面前,为你拉一次小提琴,想和你再一次上台演出。





这样渺小的愿望,你也听不到吧。





我仿佛在风声中又听见了、发生车祸的那天汽车急刹的声音。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确定了。





我、只是想见你而已,只是想认识你而已,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





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了啊。





我喜欢你弹钢琴时专注的神情、全神贯注且自信满满的模样,我喜欢你的从你指尖流露出的美妙的琴声,我几乎每夜都会想着那样的琴声入眠。





嘉德罗斯。





我喜欢你啊。





就算仅仅只和你见过几面,就算仅仅只和你说过几句话,就算仅仅只和你吵过一次架,就算仅仅只能在你旁边看着你而已、





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你啊。





我找到小学的那种拼命为一个人努力的感觉了,要努力变得更强,要把小提琴练好,要爬到一个,足以与他并肩的高度。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医院里有了这样的一条传言。





医院里有一个会拉小提琴的男孩,每天每天都在拉小提琴,他的姐姐一位在旁边细细的听着他的小提琴,当你某天在医院里听不到小提琴的声音之后,他一定是去学校继续练小提琴去了。





我呢,从没觉得像现在这样刻苦,甚至比小学的自己更加努力。





就像是别人都在偷懒的跑道上自己还在拼命努力的跑着一样,我想追上那个早已跑得远远的你。





为了不让遗憾和懊悔在我之后的生活也伴随着我,我收起了以前畏首畏尾犹豫着想见你的姿态,也就是这样,我才发现我在学校里见到你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似乎我们之间曾经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我越是想见你,但是也越躲着你,所以我见不到你。而你时时刻刻都在那里。





我收起了以前谨慎的去演奏每一个音符的样子,而是尽情的想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的听众也渐渐多了起来。





而某一天里,我的听众当中,有了你的身影。





不是以同台演出的身份,而是以演奏者和听众的身份,我们两个站在了一起。





“进步不错。”





那是你第一次主动找我,那也是你第一次主动夸赞我,那是我听过世界上最动听轻妙的夸赞,也是这辈子我能听到的话中能给我最大的动力的话语。





虽然只有一句话,虽然只有一瞬间,你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就走了,虽然你的脸上只有一点点微笑。





但是这也让我产生了一个我从来不敢去想的想法。





你是不是、也喜欢着我。





我知道这个猜测很大胆,也很没有逻辑,但是我就是从心里这么想着,如果你喜欢着我,那该多好啊。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的就被我咽了下去,被我扼杀在了胸口这颗滚烫的心脏里。





你还是那样,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你身边仅仅只有那两个高年级生。你是那么的受欢迎,尽管我已经收起了以前毫无勇气的样子。但是像这样去找你,我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果然、还是得更加努力才行。





当有人问我,我喜欢的人是谁的时候,我撒了一个谎,这个谎就是。





“我喜欢的人啊、还不知道啊。”





骗人。就连我自己都知道自己在说谎,却还是昧着良心说出来了。





我的成绩在学校里直线爬升,尽管我落下了很多课程,但是初中的课程有着格瑞的辅导,我也进步的很快。





但是也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关于我和格瑞是青梅竹马的这一说法,在学校里传开了。





我并不喜欢格瑞,格瑞也不喜欢我。我们彼此都仅仅是发小之间的关心。格瑞表示此事我不用担心,他不会在意,况且他也知道我喜欢嘉德罗斯的事情。





我和格瑞的事情导致格瑞为我辅导的时间也就少了,因为不想别人的那些流言蜚语影响我们的生活。





于是我便找了紫堂幻。继续我的学业,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学校。





不过,格瑞的话,应该马上就会忘记这种不痛不痒的事情吧。作为朋友来说他的确很好,但是我果然还是喜欢上了嘉德罗斯这个人。





我也向凯莉道了歉,向她表明我喜欢的是嘉德罗斯而不是格瑞的这件事情,她本来还想私底下撮合我们两个,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注意,是紫堂幻告诉我的。





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呐,金,你知道吗,最近学校里的人说,嘉德罗斯已经好几天吃饭了。”





“哎?”





“听高年级那两个人说,好像是闹别扭了。”





“他会闹别扭?幻你别吓我了。那个家伙无缘无故闹别扭什么的,我才不会信呢。”





“是真的,这是凯莉告诉我的。”





凯莉说的啊。那肯定就是真的了,上次我和格瑞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她会误会也很正常,但是只要是她的消息,99.99%都是正确的。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你为什么会闹别扭。而且一连就是好几天。





那天我和紫堂幻的对话之后,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去了你的教室。结果发现你跟没事人一样坐在座位上。




看我的眼神似乎更冷了一些。





那个时候就有人这么说我了,说我没良心,很冷酷,榆木脑袋。但是这并不是什么传得很广的消息。





似乎我喜欢嘉德罗斯的事情传开了。一边是一个传的很广的消息,说我喜欢格瑞,一边是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我喜欢嘉德罗斯。





“脚踏两只船呢,真恶心。”这是我某天听到高年级同学的评价。





我想我大概也知道你当天为什么会生气的原因,我想我也知道了,你为什么会闹别扭的原因。虽然这仅仅是我的个人猜测,但你一定是觉得、我有辱你的名声吧。





“金,你没事吧?嘉德罗斯他对你说了什么吗,还是打了你?别哭啊——”





我哭了。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这或许就是被人喜欢的人误会的感觉吧。心痛、仿佛从头到脚都裂开了一样。





当天紫堂幻拼命的安慰我,我也想把眼泪止住,但也就是那么不争气的在医院哭了一个下午。





我才不是榆木脑袋,你才是好不好!!!就算你敲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吧!!!





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被我意外弄出来的胡诌的谎言,和我想象中的明显不一样。我本以为你会什么都不在乎,但是你这么闹别扭就是好几天。





我们就在这两个谣言中过完了初一。





初二的我们接触的不如初一我觉悟的那段时间多了,似乎是我为了防止类似于其他的流言蜚语,来破坏我们两个的关系了。





我又害怕了。





恋爱真的是一个奇怪的过程,有时候想大声说出我爱你,但是下一秒却畏畏缩缩的钻进了地里。有时候会为了一个误会,心痛的要死,有时候呢,又会为了你不经意的一个关心,会开心一整天。





我仍然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小提琴技术,仍然在拉着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曲子。





我还记得我们初二班的那个晚会、是为初三办的毕业晚会。




我又走进了我们两个初遇的那个音乐教室,我静静地趴在钢琴上,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们的初遇是因为你的音乐,而我现在却为了追上你演奏起了我的音乐。





我还记得那天的晚会上,我们合唱一首曲子,很有趣吧,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唱的童谣啊。





夜里的校园,璀璨星空下,我弄丢了自己以前的梦想,也是在这样的夜晚里。我选择了现在的梦想。





真是过分啊,你这个家伙。






擅自把别人锁进你的世界里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意识到吗。





初三的我时常会想,自己明明是一个拉小提琴的演奏手,却始终和别人不一样。心中想的是舞台之外的事情,想和你在一起。





渐渐的,我们长大了。





到了高中,我们依旧是在同一个学校,不过着实是少了初中的那份激动和喜悦了。





医院里我的主科医生用记号笔在日历上比划着什么。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啊,现在的金看起来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呢。变得更有魅力了,是长大了吧。”





姐姐是这么说的。





“金,你现在的样子现在舞台上倒也挺帅气的呀。”





凯莉是这么说的。





“去了不同的高中以后,要记得和我联系呀,我还想听你的小提琴演奏,如果学习上遇到问题也可以找我的,我们是朋友嘛,金。”





紫堂幻是这么说的。





“别放松自己,别放弃你的愿望。你喜欢嘉德罗斯吧,不告诉他的话,你就真的没机会了。”





格瑞是这么说的。





是的呢。不说出来的话就真的没机会了。





就算可能会被拒绝,我也想试一试。





我才没有想变成你手中的那架钢琴,这样你时刻就可以抚摸我了,这样我时刻就可以在你的身边了。





那样的想法太肮脏了吧,明明都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我难以忘怀的事情,竟然是那些和你在一起的闲杂琐事,想着小学一年级你独自在音乐教室弹奏的曲子,想着小学三年级,我们一起上台演出的那份激动,想着初中那时候,能和你在同一所学校的喜悦,想着初一那时候,你第一次夸赞我时心中潮水般涌出的骄傲自豪……





果然啊,我最喜欢你了。





—我是否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在你的世界里迷路了呢—

—是的—





—我是否已经在生命尽头的时候咬紧牙关冲刺了呢—

—鞋都跑掉了啊—





—我是否会在所有时刻的瞬间想起嘉德罗斯这个人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





我啊,已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喜欢到无法自拔了。





你是不是会忘记我们在一起的那些事情呢。如果忘记的话,我可绝对饶不了你哦。



不许忘记我。





如果忘记我了,我可是会变成怨灵回来找你的。





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心里总会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回答我“嗯”。





我确信那是你的声音,能选择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和你说了那么多无理取闹的话真的对不起,很多很多事情都对不起。





谢谢你。犯规般的出现在我生命里的自大狂。



嘉德罗斯。








然而这一切,都稳稳的落于你的一吻之间。





我还记得,你说。


“我也同样喜欢你。”




————————————



『这里我来解释一下』敲黑板

最初的嘉德罗斯的确是在演奏的时候遇上的金,金为嘉德罗斯的音乐着迷,仅仅是因为优美,为什么老师会找到金呢,因为嘉德罗斯的身边总会有两个看守的人,他们通知了校方,本来所有孩子都应该知道了的事情但是唯独迷路而错过开学典礼的金不知道。所以老师才轻易的找到了他。

嘉德罗斯那时候的确没有对金的事放在心上。但是三年级听到金为了自己努力了这么久,长期感受不到温暖的心一下子就化开了,起初的嘉德罗斯弹钢琴并非喜爱或者三分钟热度,这是他的父亲要求,但是因为金,他对于钢琴也就有了点兴趣,因为是金不加掩饰的憧憬和努力,他也就在意起了金,对金走了感觉,这里是金视角所以金不知道,嘉德罗斯也为他演出后的笑容心动了。DOKI。所以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对金有了感觉。

初中的那场车祸,救金的是嘉德罗斯。是嘉德罗斯把他送上了救护车,但是他并不知道。嘉德罗斯这个时候的琴声也因为金渐渐的弹奏出了感情,金被嘉德罗斯专注的样子吸引,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嘉德罗斯。

而那声称赞是发自内心的,金进步的很快,而之后的流言蜚语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发生的,之前没有几个人敢说。而这个时候的嘉德罗斯的确是有一点喜欢金了,所以听到金喜欢格瑞的时候,闹别扭了,虽然是谣言,所以才会瞪金金的。

之后上高中之后两个人其实已经互相喜欢了,所以后面的那是金表白前的心理活动,他已经暗暗的觉得嘉德罗斯也是喜欢他的了。

其实最后的就是嘉德罗斯的表白,金的病其实只要有专家医治,一切都没有问题,但是之前因为经济问题,请不起专家,所以就导致了后面的事情,但是和嘉德罗斯在一起之后,嘉德罗斯动用圣空集团的钱为金治好了。为什么之前不治呢?因为那时候嘉德罗斯还不确定金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

从开头我就暗示了,这两个人其实已经在一起了。

那么,祝大家看的愉快。

[all金]红线 02

—上篇 01




      金,一直一直,都有一个疑问。




      自己从何而来。




      『唉唉~你听说了没有,那个新的驱魔人的身世连契约官都搞不清楚、会不会是什么凭空出现的怪物啊』



      『骗人的吧,契约官大人怎么说?』



      『他说呀,要“善待同学,不要随便对他人抱有猜测”~』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语气啦樱子!』



      『那你是不知道绘学长给我们拉了几个人演绎当天的契约官大人的说辞呢,真的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是什么样啊,到时候用忆晰符给我看看如何?』



      『没问题!绝对会让你笑到腹疼的哈哈哈哈哈哈』



      金打小就没有完整的记忆,就像是被人刻意切掉了一样,曾经照顾自己、和自己玩耍、给自己讲故事和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像是从未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子而已。




      不过,金确定那些记忆不是虚假的。金这么想着。




      就算记忆会被遗忘,但心中汹涌的感情永远真切的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梦。




      金相信着,只要自己当上最厉害的驱魔人,只要再见到那个人。




      他一定可以想起来,一定。




      但是驱魔人的职业很快的就让金寒了心。不顾怨灵的感受,只为求得人类和妖精的平稳安定的生活,金见过太多太多挣扎着不愿离开驻扎地的怨灵,最后伴随着喉中最后撕心裂肺的哭啸声化作青烟。




      变为死的怨灵,去了另一个世界线。




      金退学了,放弃继续学习驱魔人知识的路程。不过幸好的是,只要是有着驱魔人基础知识的人都可以接受委托拿到赏金,金才不会为自己的生活发愁。




      金琢磨了很久很久,才知道教科书里那些禁符的作用。




      消磨自己的灵力,可以让怨力变得平缓,能够控制,只要在经受得住怨力或者不死的情况下,金能够和任何怨灵达成契约结为朋友。




      这让金原本为自己身份的事情松了一口气,压在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本来一切都过的挺好,可是当嘉德罗斯到来以后,他的生活就完完全全的被打乱了。




—————————————————




      他…他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是驱魔人?




      湛蓝的双眸蓦然睁大,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刚才那位青年所说的话。




      “……阁下是在奇怪在下为何会知道吗?怨力足够强大的怨灵都能够察觉到其他人的内心情绪波动甚至心中所想的事情。”




      青年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明明是被光穿透的房间,明明是与刚才金走过的走廊完全是两个模样的地方,金在这里却感受到了冷彻心扉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难道怨力强大的怨灵还能够把自身的情绪散发出来吗?




      事实正如金所想的那样,然而身为怨灵的安迷修却并不知道有这等事情的存在,安迷修没能得到金的回答,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果然…没人会相信怨灵的话吧?




      金的心又凉掉了大半截,就差点没被这压抑的气氛给吓趴下了,金的灵力并不算弱,可是正如金之前所想的一样,这样的怨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这一下倒是让金感受到了什么。




      并不像之前怨灵的怨力那样充满了窒息、可怖和怨念,而且充满了谴责、悲苦和后悔。




      金下意识的轻轻走去俯下身用手撑起了安迷修的头,安迷修对少年的行为实属感到惊愕。怨灵和驱魔人以及狩魔者一直都是天敌、一直都是。他既然已经察觉到了少年的身份并告诉了少年,而此时的他却不是对自己的问题做出肯定或者否定。




      湖蓝色的星眸直直的撞上了那对镶嵌于那黯然失色的面容之上闪烁着惊愕目光的瞳眸。安迷修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金看清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映于安迷修眸中的泪珠,哭是眼神比平常飘忽一缕,眼睛呆愣的眨了一下由它一颗泪珠脱离眼眶。




      “别哭。”




      『啪嗒——』




      让安迷修想不到的是,金也能够察觉他人的感情变化,虽然察觉不到他人心中所想,不过也还是能够猜出个大概,跟安迷修不同,金从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他本以为这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的,而偏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的。




——




      “我叫金。”“我是安迷修。”




      知道金并没有恶意之后,安迷修也放宽了心,对金放下戒备。




      而且——。安迷修用右手轻轻贴着自己右边的脸颊,刚刚金抚摸过的残余温度还未散去,安迷修回想着刚才金的举动,耳尖泛起了丝缕桃红。少年是在关心自己,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能够被人没有任何理由,还处于一个陌生人的关系下关心。




      温热光滑的触感紧紧的贴着他,纤长的十指分别紧贴在安迷修两侧的脸上,少年柔软手心传来的温度不加挽留的传到了安迷修的身上,金色的发丝在俯下身的瞬间四散开来,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中闪烁着微光。




      四目相对之时,安迷修出现过幻觉。




      ——只要伸手抓住,这片美丽就会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TBC.

[关于七小小的中秋答卷]

1.入凹凸圈的确已经将近一年,虽然没有身边朋友呆的时间久,了解凹凸同人的时间也花得非常多,最后才决定开始产粮,迄今为止,觉得有人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交到了很多朋友,all金是第一个能够彻底心动的cp,想要为这个tag付出全部,在心里其实已经不仅仅是tag这样简单的存在了。

是信仰啊。

在这个圈子感受到的温暖我会永远铭记于心。

2.对于挖坑不填的事情我只能摊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在意。

我不是挖坑不填,只是要琢磨很久而且很懒,我是一个比较多心的女孩子所以挖坑不填都是假象,说不定我哪天就更新了。真的。

对于很多人吃粮吃到一半就突然断了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不是不想更。

我是真的遇到瓶颈期了。

3.关于凹凸ky我只能选择无视和忍耐,一个同人圈有着多种cp是很正常的事情。

先把自己做好,不要ky。

既然他ky了多半也是不会道歉,因为很多人都是选择性忽略tag。

我也遇到过ky,不过最后都是删掉评论找树洞倾泻一番,到最后跟个没事人一样把ky内容删掉。

我会继续为all金努力下去。这是我选择的道路。

4.关于这种事情只能看个人爱好,毕竟是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大山里的孩子,除了单纯的情情爱爱对于其他的事情没有见过可能是真的没有感觉。

还有对于上次链接凉掉的事情是因为我手机被格式化了…

我喜欢看几个小男孩在恋爱的过程中从懵懂变得坚强。

上帝会告诉你没有一件事情是一帆风顺的。

我就是比较喜欢他们克服生活琐事最后在一起吧。

不过就算没在一起也没关系。

因为心会永远在一起。

5.失落的情绪是肯定有的。

掉落的粉丝数在时刻为自己打响警钟,他们并不是真的喜欢你,而只是嘴巴上的话想看你为这个cp多写一些文而已,而当你遇到瓶颈期他们会若无其事的离去。

粉丝就是这样。

如果不努力变得更好就永远不会有人喜欢你。

6.温柔的人啊。

果然还是想成为温柔的人。

像我这种只愿意得到而不愿意给予和奉献的家伙估计成为温柔的人一定很困难吧。

就算有伤心的事情和痛苦不堪的事情。

我也想继续以这个为目标走下去。

因为舍不得,想永远在一起的人和事太多太多。

天生的软弱性格得到过很多人的馈赠,这促成了我的意志。

就算不一定正确,我也想继续下去。

万一,真的成为温柔的人了呢。

[答题人:明日酱]

[出题人:七小小]

[all金]红线 01

             



      “呼!…”





      金打了一个寒颤手中的力道一紧,差点没站稳脚跟。右手握着的蜡烛烛光一摆久久不能恢复平静,金拍拍胸口舒了一口气。





      “……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怨灵会住在艾比家的阁楼里啊。”





      金打量着漆黑一片的空旷走廊,空气中充斥着霉湿气息,灰尘仆仆。金的鼻子中吸入了一点灰尘,十分不舒服,一个激灵,喷嚏响亮的回荡在走廊中。





      这也太脏了吧!!!





      金剁剁鞋跟在破旧不堪的木板上发出十分刺耳的敲击出吱呀声,金刚刚还愤愤不平的心情就这么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会不会把木板踩穿然后狼狈的哀嚎着掉下楼去。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一想到自己掉下楼去的丑态金立刻提醒自己是来完成委托的可不是来出丑的。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使劲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放轻步子朝阁楼的更深处走去。





      金是一位驱魔人,是来完成自己的好友艾比埃米的委托的。艾比和埃米身为人类本该是对无任何针对性的怨灵没有感觉,而这些日子他们明显察觉到了怨灵的一些事情。关于这一点,金已经不可能坐视不理了,既然有可能是冲着自己的好友来的怨灵,那么金就必须和他好好谈谈。





      但是那个怨灵为什么要来针对两个普通的人类?





      这让金苦恼了很久,他甚至询问过嘉德罗斯,最后得到的回答也不过就是“那个怨灵闲着没事干”的敷衍话,金选择忘记自己问过嘉德罗斯问题的事情。





      对于怨灵而言,明明灵力强大的妖精才是他们的针对对象。





      在这个世界线的怨灵应该都是活人因为某种事情然后变为怨灵,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依靠灵力强大的生物。





      但是人类这种生物的灵力完全不及妖精,到底是为什么要盯上这姐弟俩。





      不知是不是金的错觉,金越往里面走,蜡烛的光反而会越来越暗,就好像下一秒就会熄灭了一样,背脊爬上一阵凉意,走到一扇发霉的木门前,有些紧张的吞咽着口水。





      为什么…没有攻击?





      金着实感到奇怪,依照现在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个房间里的确是存在着怨灵的,而且怨力不是一般的强大,金以前遇到过的怨灵只要察觉到不速之客都会发动各种各样的攻击,本来这次只是壮着胆子想自己过来试试,但是这样的异常情况着实让金感到出乎意料。这样强大的怨灵金除了和嘉德罗斯第一次在小木屋遇到的那个怪物以外…





      不!他根本就不能用怪物来形容!





      想起自己的遭遇,金心中躁动不安的恐惧倒也淡了几分,毕竟还不知道这个怨灵的来意,若是没有敌意倒也可以好好谈谈,如果有敌意而且是自己打不过的情况下,自己完全可以用往溯符回去叫上嘉德罗斯一起过来。运气好说不定那个怨灵见自己跑掉了也会自动离开!!!





      金默默的为自己打气,转动了门把手,随着门痛苦的呻吟声,金被突然正常的光线给闪着了眼睛。





      总算是恢复了视线,金朝房间里面看去,却愣了神。白色的丝质窗帘那旁的是神色忧愁的棕发青年,好似是因为什么事情那双碧绿天池般的眸中流露出丝丝缕缕苦闷和自责,青年俊美的面孔在光的映照下轮廓尽显美丽,让人心动,引人沉沦。





      金并非是被青年俊美的面容打动。他只是在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真的是怨灵吗我一定是在做梦吧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看起来明明就是好人吧是我的灵力又出了什么问题吧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吧啊啊啊啊。





      一时间,金的表情尽显尴尬。





      “阁下是来驱逐在下的吗?”不知是出自什么,那青年突然开口。那双绿眸中的忧愁突然被一扫而空,青年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单膝半跪在地上,微微垂着头使得金看不到他接下来的表情,身前插着的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两柄色泽艳丽的骑士剑,一蓝一橙的两把剑尖没于木板之间,双手攥紧剑柄道。





      “在阁下驱逐走在下之前,请至少让在下抓住一位会为楼下两位人类带来危险的怨灵。请允许在下身为怨灵却提出这样无理的请求,可是,请允许在下留在这里,将另一位怨灵抓住以后,在下会立刻离开!”





      似乎是为了表现诚意,他的头又垂下了一点。






      TBC.





——

@八木风骨子妈你快看你的女儿写安金了!!!

  @辙辄哲  @芬达亞麻

还有没有人要提问啊٩(ˊvˋ*)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