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酱—世界

我贪恋于你温柔美丽的话语,溺亡在爱的幽蓝色美丽海洋里。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女孩子

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故事

很忙,可能不在

懒人一个,坑很多

详看置顶,请多关照

是cp粉,喜欢小男孩的甜蜜恋爱

喜欢蓝色、大海、鲸鱼、星空、一切
我爱周深

准备着写咕了一年幼儿园paro!!!(某位撸起袖子一脸嚣张准备打架的鸽子)


我他妈等老子家来电了我就动笔!!!


去你妈的补课老子要飞给你看!!!


嗷嗷嗷嗷我的幼儿园脑洞控制不住了!!!


我要写被一群小屁孩围着的金老师(?)


等等写这么常见的梗你在得意什么啊!?你这只鸽子倒是把自己以前的坑给填了啊!!!你就不怕被你的读者生吞活寡然后炖成鸽子汤!?


我:不怕!!!


我:你这个妖孽!拿命来!


我自己杀我自己。


[嘉金]有人正在神前,为你黯然落泪



—〔祝福我亲爱的搭档小辄 @辙辄哲 能够在期末考试里取得好成绩,也祝福大家能够在期末考试里取得好成绩,来过一个好的寒假!!!食我大嘉金啊!!!让我大嘉金保你们不死!!!〕



—〔昨天在等车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嘉金党员同好!!!!虽然不是纯本家all金!但是也是很开心的!!!吹了一个钟头的冷风!值了!回家的时候还知道遇到了自己的粉丝并且被说喜欢了!!!特别开心!!!我也同样爱你呀♡〕



—〔这篇文是短篇意识流(?)有私人设定,剧情很迷。希望不要介意鸭!!! @胥颖sky






嘉德罗斯本不是一个信神拜佛的人,可是他却这么做了。



二十几年前,嘉德罗斯还只是一个信自己不信命的刚强之人,因为天生的能力和才干,让他的前十九年活得优渥、活得自在。



而这样的他,竟为了救某家的一个人在火灾后留下病根,从此以后身体素质大不如以前。



为一人毁了前程,毁了一生。这个人是谁?



那个人叫金,是当时那家人当时的独子,也同样是嘉德罗斯暗恋了好几年的人,只是一直没能表白心意。



火灾发生的当天夜里,金的父母并不在家,邻居家里被逐出的黄鼠狼来到金的家里,而那天金得了风寒卧病在床,烛台被打翻了都毫无察觉、始终微睡在床上,邻居家后知后觉时,浓烟和火光已经满到了屋子的每个角落。



像是太阳砸到了大地上,偏偏砸到了金的头上。



有人大叫着救火,有人迅速的拿水灭火,而嘉德罗斯则是一声不吭的冲进火光冲天的屋子——屋子已经是犹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而嘉德罗斯救出金以前,人们都没有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患了风寒的人。几乎是在嘉德罗斯救出金、冲出屋子的同一时刻,屋子在嘉德罗斯的身后轰然倒塌。



或许是金真的命不该绝,又或者是嘉德罗斯保护得当,金在吸入了大量浓烟之后也还是好不容易救活了,剩下的只有几道不算严重的烧伤。



伤疤醒目刺眼,永远警示着金有这样的一场意外。



而又或许是天妒英才,嘉德罗斯并非有金那么幸运,其实在进屋的时候,屋子里就已经开始散架了,嘉德罗斯不知道是被多少东西砸过,身上有大半都被烧伤了,在那之后嘉德罗斯虽然还可以正常生活,但却再也不能冒险做任何事情了。



曾经夸赞着他的人纷纷摇着头说可惜可惜,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过嘉德罗斯这个人了。



他曾经用的是朴素的蛮力应对这绝望的生活,而在那之后他连这股劲都没了。



有人问他之后是怎么活下去的,有人告诉他说是由爱而生的意志。



金和他的父母都搬到了嘉德罗斯的家里,并照顾嘉德罗斯的生活。



有人说金曾经抱着嘉德罗斯哭了很久很久,不过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没有人会去在意了。毕竟嘉德罗斯现在已经是如残疾人一样的存在了,就更加没人会去在意。



“他并不是残疾人,只是有天才变为了普通人。”有人这么说,可并没有人会去听。



那件事情发生了三年后,更大的厄运接踵而至,边疆地区失守、大批敌人入侵境内。官府人员抓人抓得越来越严,不看放过任何一个成年男性。嘉德罗斯的家的周围的人家也连连遭殃,也终于到了搜查他家的时候。把那个时候,金的父亲去看望在别处的母亲,也便是金的奶奶,所以逃过了一劫,母亲因为是女性,所以幸免于难。



被抓走的人只有金,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躲过的,因为第二天他完好的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渐渐的,嘉德罗斯被人说是懦夫、是胆小鬼,说是那天晚上嘉德罗斯一定是去逃难了,留下了金一人面对官府人员。



有人问过他,但他并未回答。



在那之后不久,有人看到嘉德罗斯的身影在寺庙里出现,但并没有几个人相信,因为这个人从未信神拜佛。



每年的大年初一,鞭炮的浓烟还没有散尽,有很多人吃完饭收拾妥当,就前去寺庙供奉上香,沿着遍地碎红、半城烟火,人们结伴去寺庙,而最早跪的寺庙前的,便是那位从不是信神拜佛的人物——嘉德罗斯。



上好的那炷香并未燃尽、烟雾缭绕,这新年头的第一炷香,竟被一位懦夫给供上了。



嘉德罗斯去寺庙拜佛这事情很快就传来了。



或许在那个时候才有人察觉的,从小父母双亡的嘉德罗斯日子过得有多么辛苦。于是就有人说了,他是为了自己以前的才能和富贵。可是还有人说,他是在求神保佑在边境打仗的金,求神拜佛让他平安。



已经没有力量的他,只能祈求神和佛那广袤的力量,他已经救了金一次,已经救不了他第二次,有人是这样的猜测。



于是那群人几乎是问遍了这附近的所有寺庙,几乎问遍了所有的僧人,那群出家人都有一句共同的话:



“每天都能见到那位施主前来上第一炷香,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他——阿弥陀佛!”



还有人说,他看见嘉德罗斯是顺着台阶,一级一级的拜上来,然后拜上半个时辰才走。



还有人说,嘉德罗斯并非每天都只来一次,而是来好几次。



还有人说,嘉德罗斯但凡见到佛像都会在佛像的面前下跪。



或许是嘉德罗斯的祈求真的生效了还是怎么的,那年的战争大败敌军、凯旋归来,几乎没有人痛失家人、安全的团圆。



但是又好像没有生效——因为金并没有回来。



这种只要打听就能够知道的事情,很快便就传开了——金是在胜利归来的路上死掉的。



敌军在最后的时候突然反咬一口、在附近的村庄射弓箭、放火,火烧的很旺。就像是嘉德罗斯当年救金一样,金是为了救被困火场的一对姐弟——艾比和埃米。



火焰往往是无情的,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猛地一口把你吞下,不留情面。



翻滚的扑面而来的热浪、伴随着天上降下来的幻觉似的无法挽留的生命、无法停止的大火。



——听说,金把二人推出屋外的下一秒,被埋在了废墟下面——大火并没有停止,反而好像特别开心的烧得更旺了。



红色和紫色在天边交缠——金死了。笑着死的。



金没有回来,嘉德罗斯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上香了。



在所有人都以为嘉德罗斯不会再信神的时候,他又跪在了佛像的面前。



这一跪就是二十几年。



而且到了现在他还没有停下。金死后的第三年里,金的父母老来得女,因为金死在战事的秋天里,于是取名叫秋。




*          *          *     



今年的大年初一,嘉德罗斯依然跪在寺庙里,他的膝盖上已经有了厚厚的茧。往年里,寺庙里的僧人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他还保持着当年的祭拜习惯,没有变化。



“妈妈,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跪在这里啊?他不累吗?”来寺庙里祭拜过的孩子,也都认识嘉德罗斯。



秋快要成年了,她还是如同小时候那样叫嘉德罗斯回去吃饭——不然他会在这里跪上整整一天。



她问过嘉德罗斯很多问题,大部分问题都是关于她已经去世的哥哥——金。



“你当年真的有逃吗?嘉德罗斯。你为什么要逃呢?”



“我可没有逃——你真该问问你哥哥为什么陷害我,让我一觉起来就成为了莫名其妙的懦夫。”



“……你当年祭拜真的是为了我哥哥?”



“当年是,现在也是。这种事情我没必要说谎。不过那渣渣还真是没用啊——救人不成还把自己的命搭上了,就让他在天上好好反省一下。要是我像他那么没用的话,我当年早跟他一起死了。”



“哎?现在也是?可是哥哥他不是已经过世了吗?”



“是啊。我早就知道那家伙不会活着回来了。所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来跟他好好告个别。”



“骗人!妈妈说你明明有几天被气的根本没去上香!”



“……”



“我还记得!妈妈说过你明明不信神,现在却天天到寺庙里来!你肯定是因为我哥哥!”



“是啊。那又怎么样?”



“你当时肯定是因为希望哥哥回来然后才去的寺庙!现在呢!肯定是希望哥哥在天上能过得更好!我说的对不对?”



“对了一半。”



“哎,为什么?”



“之前是为了他,现在是不仅是为了他、不如说是为了他然后为了我自己。”



“什么意思???”



“猜猜我对你们所谓的神说了什么?”



“什么啊?”



“之前,我并不是在做什么祈祷。而是在威胁,若那渣渣不能好好回来,我定要他们付出代价。而之后,我则是威胁说,若不能让我好好活下去,我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不还是相信神的存在吗!?可是你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了啊我怎么不知道!?



“那为什么说是为了我哥哥?”



“我不过是顺他的意,好好活下去罢了。”



后来的后来,秋才明白了大概。



说是顺着哥哥的意,实则是明白了哥哥的用意。对于天才之身的嘉德罗斯来说,已经是死过一次了,哥哥他绝不可能让他再死第二次,于是便一个人付诸战场了。



至于神佛付出了什么代价,她就不得而知了。可是她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听妈妈说,神需要的是信仰、是人间供奉的香火。至于嘉德罗斯做出那么惊人的举动、祈祷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那一年里城里出现了一个普遍现象:一年都没有上过一炷香,对神力以漠视对待,神佛并不受人代见。



这大概就是代价了。于是嘉德罗斯再次前往寺庙的事,也是一年后才有人知道的。



可怕的人。



秋记得有一年,她听见有人这样问她:



「“秋姐姐,那个人天天跪在这里。他有哭过吗?因为我妈妈说:会天天跪在寺庙里的人都是被伤了心的人。可是我好像没有看到过他哭哎。”



那个男孩的手指着白烟缭绕中祭拜的嘉德罗斯,用的是十分不解的的神情。



她当年,是怎么回答那个男孩的?」



或许嘉德罗斯他早就已经明白了,金也是同样爱他的。



可是故事的最后,他们没有在一起。



可能嘉德罗斯如今只会认真的回答秋的问题,其他人问他,他也从来没有理睬过。有人说那是因为秋是金在世的妹妹,还有人说那是因为金和秋长得相似: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在生活重压下存活的人,没有夸张痛苦的习惯。只是从此以后,他便有了去寺庙的习惯。



不是所有等待幸福的人,上天都会赐予他们圆满,让他们平安团圆,长相厮守,而替代之的,则是残忍的拆散。犹如牛郎织女,王母娘娘则要把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划破一条天河。这世界上有很多背信弃义的恋情,有了这个就有下个,而从未有人在乎人活的无奈,人还得生活,还得回应别人的期待,在所有背信弃义的唾骂声后有太多的不情不愿,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即便两情相悦,最后也未必会在一起。



而在至死不渝的爱后、多的是人们大大的夸赞生,即便并非两情相悦。而且并非两人一起死掉就能够满足另一人的想法,你要相信一切是爱人之间更多的、是希望另一个人能够活的好好的、去拼尽全力为他做些什么。



因为他是真的爱你,所以才选择活着,因为他是,所以才选择让你活着。



爱的世界从来没有客观视角,因为那些说错话的人永远不会承认他们的错误和恶毒。



这人世里,每个人都在受苦、每个人都在暗自啼哭。



秋越过赭红色的柱子,嘉德罗斯正在一座佛像前: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这世上可能只有金一个人明白,嘉德罗斯信的是爱,信的是他爱的人。而并非表面他所祭拜的神。



“嘉德罗斯!回去吃饭了!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知道了!真是吵死了。”



嘉德罗斯起身,微微发白的金发随着发角的摆动而披落在身后。而身上散发出的威压依旧不辱当年。秋好像有点明白哥哥为何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眼神狂傲的家伙了。



即便他之前真的有罪,但一定都被赦免了。因为他的爱太多、太大。



没有值得他回应的期待了。就算有,秋也知道他是不会去在意的。



他会活下去,一直活下去,他会一直遵守那个活下去的约定。



嘉德罗斯走出寺庙,天色已经晚了,如那天的火光一般:红色的光与紫色交缠在一起。秋轻手轻脚的跟在身后、如履薄冰。



秋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



只是,他已经有变老的迹象了,他早就已经不年轻了。



「她想起来了,她当年是这么回答的。」



「“他有哭过哦,而且一直在哭。不过是你们看不见罢了,他也不会让你们看见。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哪天你若是看见了——”



她把手放在小男孩的眼睛上。



“也要记得——装作没看见啊。”」



嘉德罗斯已经四十多岁了,他从未娶过一个人。



有人正在神前,为你黯然落泪。



哥哥,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哦。』





恍惚间,秋看见她的身前有两个人影,两人手牵着手,互相对视微笑。像极了历尽千辛万苦最后重新团圆的夫妻。



她揉揉眼睛——还是嘉德罗斯一个人。



她摇了摇头:是错觉吧。


斜斜的夕阳下,拉扯着三个人的影子。


我、自、己、给、我、自、己、磨、生、贺。


一月都还没有过我就想着二月的生日了还真是混蛋。


屯个构思。

cp是嘉金。

《大海和天空的爱情》



去你妈的期末去你妈的补课去你妈的咕咕咕老子要更文了!!!!被期末压力折磨的神志不清。

每天都在琢磨还有多少时间更文。





[疯狂暗示]

我就是不要脸的明日混蛋。

[伸出爪子]

[all金]所以和我同一所大学毕业的那个万人迷的男朋友到底是谁?*01



—元旦快乐!!!元旦当天赶死线哎嘿嘿但是忘记发了(◍ ´꒳` ◍)




—2019的all金小伙伴们也要加油啊!!!




—人物属于七创社不属于我!!!




—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更文我有罪呜呜呜!!(´°̥̥̥̥̥̥̥̥ω°̥̥̥̥̥̥̥̥`)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大家回来看看我啊!!!




—同性正常世界观。




—树洞体+AOTU大学一位不知名男性学生的视角。




—第一次写树洞体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大概四发完的样子!!














00.








金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叫他金哥。





我们是大学同学,大一的时候认识的,我们也是舍友,关系算是比较好的那一类朋友。





不过,我至今都不知道金哥的男朋友到底是谁。









01.








金哥是学校里钢琴弹的比较好的一个人。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坐在窗边,手指敲打着钢琴键,闭着眼睛,音符从他的指尖穿过,晴朗的阳光照在房间的一角,照在他笑靥如花的脸上。





说笑靥如花真的不过分,不信你自己来看看。





刚成年的少年、会弹钢琴、空无一人的教室、晴朗的天气、白色衬衫、坐在窗户旁边笑。





金色头发、哦好吧还有蓝色眼睛。





一副文艺青年的模样!!还在笑!!!





之后的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福。





我拿着老师让我拿来的乐谱,倾听他的琴声。





琴声温柔、有力,不失文雅,自然轻松。





当时我曾一度怀疑,这真的不是学校里弹钢琴最好的人吗?





事后我才知道,还真有这样的人。





光听琴声的话,金哥是十分优秀,但是对于技术来说,对于这样的音乐学校里大有人在。





我至今记得他谦虚的低下头跟我笑着说自己还差得远时的那副场景。





但是对于第一次遇见来说,这份琴音已经足够美丽。





我把乐谱给他,我们两个的第一次相识。





现在想起来,如果老师再让我去送一回,真不知道我是会拒绝还是欣然接受。





废话,当然是接受。





这么好的一个人错过了可能一辈子就不会遇见了好吗!!!









02.








现在想起来,我能和金哥相识简直是个奇迹。





不这还不算奇迹。





我被分到金哥所在的班级、还跟他是同一个宿舍的人、而且我作为长笛手被分配在了金的音乐学科选修教室里。





哦我的上帝啊,我死而无憾了。这是现在的我的感受。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幸福的吗!?





当然有。





金哥的人际关系圈可谓庞大到一个公司总裁那样,几乎整个大学的人都是金哥的朋友,要说比我幸福的人真的是一抓一大把,即使这样我也还是不懂每天都有一大群人眼红我的位置。给我等等啊各位大哥大姐!?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只不过实属金哥舍友以及乐队长笛手以及同班同学,我们最多也就一起吃个饭上下学陪同上厕所等等的这类关系而已!!你们至于我出个门都要追着我满大街跑着要求“换位置”吗!?





当然我每一次都挺过来了,金哥身边的人嫉妒心简直大到可怕。虽然我不懂有什么好嫉妒的。





当然我还是不排除有比我更幸福的人这类说法。





……





……





……





啊,好嫉妒啊。









03.








金,18岁,男,学钢琴5年,以超过文化录取线50分专业录取线73分的成绩顺利进入AOTU音乐大学。





虽然我不明白那一年只要是过了录取线的人都进了大学,甚至没有一个关系户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很让人匪夷所思的。





小学初中高中一直以“有点调皮的好孩子”的印象深深的镶嵌在各位老师的脑海里。





偏科,本人一直不太喜欢语数外三门主科。依照本人的说法就是语文和英语的字太多都不想看、数学太难也不想看的理由。





人明明十分聪明,简直是天妒英才才让这家伙那么害怕学三门主科。





为人正直善良乐观,再加上长得也很好,还会弹钢琴,甚至会弹一点吉他,哼哼小曲。这样的金哥是不少人心中倾慕的对象。但是还有一件事让我不懂,就是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人喜欢金哥却迟迟没有收到一封情书。





在大学生活的三个星期里,成功解开了我的疑问。








04.









嘉德罗斯,是出了名的全能天才。





某天我像往常一样去给金哥送东西,却发现嘉德罗斯靠在钢琴上和金哥聊天,而且金哥看起来并不高兴,嘉德罗斯本人却是十分恶劣的一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傲慢、目中无人。





喂喂喂你没看见别人不愿意和你说话你怎么还站在这里,还有你那一副看见别人就跟看见蚂蚁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放开你的手,金哥不喜欢你这么碰他。还有,语气好一点,礼貌一点,说话能不能不要拐弯抹角,你这样也难怪金哥不喜欢你。





直到我被四五个彪形大汉堵在学校门口被暴揍一顿以前,我都是这么看待嘉德罗斯的。





这让我成功的否认了可以忽略他不去了解他的想法。





嘉德罗斯,和金哥同龄。比金哥稍微大了一些。





是某把分店开遍全球的圣空集团的大少爷。自小做什么事情来不需要努力什么事情都能成功,完美无瑕让人无可挑剔。被身边的人捧作“天之骄子”“神的化身”,哦天哪,颜值还不是一般的高,如果他没有脸颊上那颗宛若儿童一样的黑色星星的话。正如我刚才说的他什么事情都能做成功,因此自然也是多才多艺,钢琴技巧更是比金哥更胜一筹。身边的朋友不多,有两个跟班,倒是有很多为了利益来攀关系的人倒是挺多的。为人处事,傲慢无比,把除了金哥以外的人全看做渺小的虫子。





要是以前的我,这会儿一定对他已经大口称赞了。





可是。





我看着金哥那嫌弃的眼神。




……




……




……






呵,不懂人际关系的有钱人。金哥是不会跟你来往的你还是走吧,不管你再怎么纠缠他。





当然我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实名打脸。





「渣渣,你好了没有,慢死了。」





「好了好了!催什么催!」





我至今记得这两人在全校人炙热的目光下出了校门出去登山的场景。然后,我发现金哥其实没有那么讨厌嘉德罗斯,更何况两人从初中开始一直是同学。





等等,同学?





这么说你们俩填报的是同一志愿,这到底是谁跟着谁填报志愿???还是说真的是凑巧的???不过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存在。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我的天啊,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最可怕的就是,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好???





金哥还说他挺喜欢嘉德罗斯这个人的???





「说实话,嘉德罗斯除了脾气臭了点其他都挺好的,我不讨厌,反而还挺喜欢!毕竟是那么久的同学了嘛!而且嘉德罗斯也帮过我很多啊!他还请我吃过很多东西!到过很多地方玩!真羡慕有钱人家的人啊!~~~可以到出去玩,还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他还送过我巧克力吃!虽然我不太懂他突然送我巧克力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吃了巧克力之后,第二天他就跟我闹脾气了。我不太懂他那次算是怎么了,反正那次我们两个僵了一个星期……」





好了金哥你不用再说了,那颗巧克力绝对是单身狗们最讨厌的节日以及FFF团最猖狂的一天:万恶的2月14日、情人节。他好不容易的表白却因为金哥你不知道情人节的这种事情给搅黄了,换谁都要跟你闹脾气。





等等?我在庆幸什么。





还有金哥你知不知道,嘉德罗斯就在你身后的那棵树后面,刚刚的表情明显抽搐了一下啊。





还有那个长音波浪号是怎么肥四啊喂!?金哥你原来这么羡慕有钱人家的人吗???虽然我知道金哥你家境不太好……但是你知不知道那家伙刚才特别嚣张的笑了一下!?他在得意什么啊!?你竟然还说“挺喜欢他”!?我的神啊这绝对是幻觉吧!





「对了我跟你说昨天的登山啊!」





终于扯回来了。





「明明有条大路可以走,那家伙偏偏要选那条悬崖旁边的小路!!!」





突然咆哮的大吼,让我愣了三秒。





??????????





故意???悬崖????还有条大路???





嘉德罗斯你他妈的干了什么!?





金哥要是摔下去了怎么办啊!?要趁威风也要挑时候啊混蛋!?按刚才的势头你绝对是喜欢金哥的对吧??哪有你这样的拿喜欢的人的生命安全去冒险的???





还好金哥没事!!金哥要是出事了我跟你拼命!!!





「然后他说那条大路不通往山顶,说我带着他迷路好久了他一直没告诉我!我是有迷路的毛病啦!!可是他居然故意的迷路一段时间然后才告诉我!这家伙肯定是为了故意嘲笑我!」





对哦金哥有迷路的毛病。





「还有那条路居然这么窄!」





金哥给我比划了一下。





「我走的时候一摇一晃的!!走到半路我都跌下去了!!真不知道他怎么选的路!!!」





?????????????





!!!!!!!!!!!





卧槽!!!!!!





「不过还好嘉德罗斯他单手把我拉上来啦!」





我几乎在爆发的边缘大鹏展翅,听到这句话以后才真正冷静下来。





???





等等单手。





单手???卧槽这家伙是牛吗力气这么大???还是金哥轻的跟羽毛一样??不对啊金哥没有那么轻啊??





鉴定完毕,嘉德罗斯就是个怪物。





那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之一。





如果你想尝试那种气到心态爆炸还在某人杀人般的目光下存活的话。






p1是浅卿和她哥哥~

p2是我啊~后面的两个人影就是上面的两只。

p3是北北和她哥哥!身后是我哎嘿嘿。

p4是小星星、蕾蕾和小铃铛~正在海洋馆的门口(角落里有北北的影子)

p5是睡着的小不点!就是梓忆啦!~

6S.D的海洋馆之旅!结果谁也没能遇到谁呢。

画师: @梓忆初荇

出场人物:慕念北以及他哥哥(严格来说是性转)、明日、浅卿以及他哥哥(没有这个人是私人设定)、小星星、小铃铛、蕾蕾、梓忆。

啊?你问我还有两个人呢?

啊,老唁日常失踪!~

至于老夏的话,因为确定海洋馆的时候设定还没弄好!

设定是在家里看书!~

那么,祝6S.D越来越好!~

Chapter.01 あなたに会いたい





 

“嘉德罗斯?”



 

细小、轻微,好像不存在的声音。


 

期待、躁动、焦躁不安。


 

鎏金色眸中闪烁着点点跃动舞蹈的火焰。


 

嘉德罗斯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墨蓝色的夜幕下,有金色和蓝色荧光交织的波浪、缠绕着点点光点波澜。嘉德罗斯踩过的地方有枯枝小心翼翼断裂的声音,他踩着烂叶烂泥,笔直的朝前走去。


 

在追寻什么?不知道,那恐怕是只有创世神知道的事情。


 

就像是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隧道:黑暗、迷惘,而且深邃至极。


 

有什么值得他去追寻?这恐怕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回答。他是天生的王者、被眷顾、被憧憬。他生来就拥有一切,别人给了他这一切,他自己也需要证明这一切。傲慢、自大,目中无人。从未对任何一个没有资本的人说过客气的话,甚至不愿意让那些底层之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失望、痛苦、迷茫。这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


 

三步作两步,加快速度。


 


而可能正是因为他拥有一切,所以才会失去一切。



 

“嘉德罗斯?”


 

声音稍微大了一些,继续加快脚步。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不拥有所有的一切。


 

他存在于现在,不在过去,不能知道未来。

 




居高临下,所以并不了解他所蔑视的另一种生活。他太过突兀的选择了自己比较喜欢的那一种方式生活,从而为之后的种种纠葛暗自落泪。强者、力量。世界呢?弱肉强食、败者为寇。这对于他来说太过有利了一些。


 

他不懂珍惜,没人教过他珍惜。他也没有体会过失去。


 

他不懂感情,所以总会迟了一些。

 


“嘉德……罗斯。”


 

嘶哑、无力。开始奔跑。鞋子和铺着烂叶的地面相互摩擦,冷风穿过这片黑暗的所有东西,嘉德罗斯觉得手脚有些发麻,冷风如刀割,狠狠的刮着它暴露在空气里的每一寸地方。相互交织,发出好听、沉寂的交响乐。


 

嘉德罗斯突然停下脚步。


 

一道白光闪过。声音消失了,黑暗消失了。


 

美丽的、忧伤的蓝色眼睛。


 

“嘉德罗斯……”


 

恍惚间,只有金的呼吸声震动着嘉德罗斯的耳膜。嘉德罗斯仍然盯着金那对纯净透彻、蔚蓝的眼睛,那眼睛的下方,突然间兀自的微笑起来。


 

他们对视着,良久。


 

“嘉德罗斯……”他又开口。安静、美好。嘉德罗斯没说什么。


 

“你去哪了?”嘉德罗斯缓缓地开口,温和、平静,不带有一丝怒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一点点靠近——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就好像自己正在面对如同镜花水月一般的美好,只要轻轻触碰就会十分轻易的碎掉,绝不复返,破镜、绝不重圆。


 

几乎是在他开口的同一瞬间,他们所处的白色空间就如冰雪化开,冬去春来一般,融进一点点绿色,之后逐渐扩张,慢慢的浮现。


 

一股暖风吹过,消去了刚才的冷意。


 

呼啸着的冷风在他们头顶蔓延开来停止,有不知名的花草树木闯进了这个空间,枯死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甚至冒出了嫩芽,长出了绿叶,有树根在土地里翻动的轰隆声,他们的脚底甚至长出了青草、朝远方漫去,那些青草之间开出了五颜六色的花,在阳光的照射下活力四射,青翠的枝叶间也有小红白花攒动着,生机勃勃。


 

阳光也慷慨的撒在金的笑容上,为他的金发镀上一层柔光,他的笑容更美丽了些。


 

他轻轻的开口说:“我没有去哪里啊,我一直都在这里。”


 

“下次再乱跑的话,我可饶不了你。”心中的大石头突然落下,他松了口气,他甚至没有去注意他们所处的异常、以及他来这里拼命的寻找金的原因。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找的了,他人就在这里。


 

“好了,我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可不想一直待在这里。”他恢复了平日里的慵懒傲慢,开口对金说。


 

金依旧笑着,没有动。


 

“嘉德罗斯……我不能走。”他突然退后一步,嘉德罗斯感觉心中一沉。


 

“你说什么?”不悦的问道,带着一点惊慌,大步朝金走了过去。


 

他用双臂环住金的腰,努力平复自己躁动不安的心脏,恐慌感突然爬满了他的全身。他的思绪突然清晰了起来,紧紧环住,好像这样就可以让金永远不能离开。


 

这份突兀的恐惧感打破了这份平静。


 

“你说什么呢……?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去做吗,这可不像你。”


 

“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嘉德罗斯突然急了,从头到脚都在拼命的发抖,抱的更紧了一些。


 

不许走。


 

金的右手抚上嘉德罗斯的头,手指插进嘉德罗斯柔顺的发丝里。


 

别走。


 

“好歹听我一次的不行吗?自大狂。”他无奈的开口。


 

求你了。


 

就在那么一瞬间,金的笑容、抚摸、怀抱,都变成了水流从嘉德罗斯的指尖无情的溜走了。


 

话音未落。





 

嘉德罗斯从梦中惊醒,眼前是苍蓝的天空。

 

关于新的开始。



——之前一直没有做很好的说明,我希望在这里把我最近的一切奇怪行为解释清楚。


〔我决定重新开始,彻彻底底〕



我可能在心里已经对自己有了一个否认的心态,不太喜欢自己以前写的文和文笔,从而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都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发自内心的、冰冷,难受。


这里可以这样改改、那里可以这样改改。每天每天这样想。


我不认为自己的水平就可以达到这样一种比自己文笔好的人粉丝数却比自己少的那种现象。


我对粉丝过于依赖,往往也忽略了别人的努力。


我想由此开始,创造出自己的一个世界。


我想。就是失去动力了吧。


并没有不在写,而是写到一半又丢掉了。


我需要完善,需要时间。


D.TUP.Tomorrow.置顶『0.1.0版』



〔高亮!!!〕

 


〔感谢点击我主页的你,希望你能够认真阅读这篇置顶,以免发生特别尴尬的种种事情。〕

 


〔—关于称呼及部分个人喜好—〕

 


〔这里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这些等等就可以了,随你开心就好。〕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人,脑洞很奇怪,文笔不定,是高中党,产粮非常慢,取关随意。看完粮了以后如果是自己喜欢的文章,都会点小红心小蓝手,如果介意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取关了。我的文章可能会有一些日语翻译和欧美翻译的腔调,所以看不习惯的人现在也可以取关了。〕



〔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




〔还有,我并不喜欢评论区里每次都出现“啊啊神仙”“大大我爱你”之类的东西,如果伤到你了,抱歉。是一个过分喜好评论的人,我并不太喜欢别人称呼我那么高级别的称呼,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文手而已,尽量还是叫昵称比较好。〕



*〔我可以——当你的树洞。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和我说,如果我在而且是我能帮上忙的我愿意和你进行沟通。〕





〔希望能早一点做上温柔的女孩子。〕




〔最喜欢的老师是亚麻 @芬达亞麻 ,她手下的金金我能吸一辈子,自命为肥宅快乐水组织第一吹。我永远喜欢老茶茶和乔治老师。她是一个热情、可爱、温柔和慷慨的老师,可以非常容易的发现别人的有点,语言极其具有鼓励性,让我一次次从失落里爬起来继续前行,我深爱着她的温柔、这份温柔铭记于心。〕



〔称之为信仰的all金老师是老颖 @胥颖sky ,是她带领我走进这个圈子,认识那么多人,陪我走过那么多路,永远爱她。过激胥吹。他用他的文字引领我走向一个美妙奇幻的世界,她说话十分小心,会害怕伤到别人,分析事情十分理性,让我为之倾倒,无法自拔。我可以慢慢的书写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而这一切的契机都是因为她的出现。这份羁绊,牢不可破,坚不可摧。岁月不能将其击倒,时光不能将其冲淡。〕




〔老妈子是 @妳♂的亻頃♪城★骨♀妃 (你怎么又改id了),过激骨吹,老妈是过激安金吹,安金催婚大队长,如果我见到你做了任何让我老妈情绪有躁动的事情那么现在你可以直接扑街。虽然本人说自己是一个暴躁老哥,但是只要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温柔的不能在温柔的人,安金在她的手下就像是世界末日里仅剩下的一片净土那般美好,她值得拥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虽然表面上说话有些刻薄、没心没肺,但是能够很好的抓住事情本质,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是十分在乎你的。〕



〔嘉金搭档 @辙辄哲 ,是最最最最爱的小辄,陪我唠嗑陪我风,日天日地日空气(喂),爱她一辈子。如果你让她生气了打爆你的狗头。是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无法容忍任何触怒她的事情,我十分害怕在她心中的印象变化,是个陪我发泄坏心情、跟我一起努力的女孩。〕



〔我的另一半 @麋方 ,我一生只爱你一人,爱就是爱,没有应不应该。虽然本人说自己十分的暴躁、没有耐心。但是对我十分温柔,就如我心里倾慕的人一模一样,我不需要她有多么完美,只要能够让我感到安全,我就会爱这个人一辈子,并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给他,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我的发小是亲爱的 @D.R.夏然. ,是我心里最干净的一个女孩子,我喜欢她学习的模样。虽然有时候会因为学习忽略我的存在,人也不太爱说话,但是能够让人打心底对她产生好感,她总是能比我更看得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一个可爱、羞涩且内向的学霸。〕




〔——以上,招待不周。〕






〔—关于混圈以及cp—〕

 



「——黑体字高亮!!!这个必须看仔细了!!!」

 



[*目前主混凹凸。次混HP、魔晶、怪盗joker、京剧猫、小英雄、喜羊羊、游戏王、齐木楠雄的灾难以及很多很多。]

 



〔——*凹凸吃all金,不吃其他。不喜ky,只要不踩雷什么都好说!!!我甚至可以和对家人玩的很开心!!!〕

 



〔*对于all金自己主要是偏嘉金,大三角我喜嘉金安。纯正金吹、全员吹。〕

 



〔喜欢酸酸甜甜的小男孩恋爱,对于情敌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独到的理解。我喜欢全世界的人都宠金惯着金,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有会因为这份感情反目成仇,虽然说爱情使人变得愚蠢使人盲目,可我实在是不喜欢因为金就让所有人的关系变得十分尴尬。我更喜欢那种朋友之间那些耍些不过分的阴招的小打小闹,虽然喜欢的是同一人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做朋友这样的。〕

 



{不喜ala以及jrj,严重踩雷者永久屏蔽拉黑。}



 

【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大概这些。】

 



『不喜欢看到“嘉.瑞.金”这一类格式的文,看到和金无关的两个字放在一起就会严重气恼。所以至今为止的是避开这些文章的。』



 

〔——*目前在凹凸圈处于有时间就码字更文的情况。〕

 





〔*HP吃all哈,过激哈厨。德哈、伏哈、斯哈是心头肉,爱蛇院和狮院一辈子不接受任何的洗白。打死不接受任何洗白蛇院的事实,蛇院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不需要你来洗白。手动再见。〕

 

〔我喜蛇院哈。狮院哈当然也是喜欢的。我喜欢全世界都去宠哈利的行为,救世主当然就是拿来宠的好不好呜呜呜!!!我想把他们捧在手心里每时每刻都看着他们!!刻在骨子里揉碎在心里。〕

 

〔比较偏袒哈利,因为是哈利厨。〕

 

〔目前在HP圈不产粮。〕

 




〔*魔晶我爱千all。我不管魔晶猎人是一个多么冷的国漫,你都不能玷污他,侮辱他,让我看到任何侮辱性的话语,我可能会说出一堆不符合理智行为的过激发言。〕

 


〔千all里最喜欢千吉。是我心中最美好的一对cp。我永远爱他们。“我不后悔遇见你”这句话我能喜欢一辈子,千吉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大宝贝,真想看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进一个美丽的故事。〕


 

〔不接受任何逆cp行为。〕

 


〔目前在魔晶圈处于产粮状态。〕

 




〔*怪盗joker爱了,我最爱的子供番,太美丽了。我吃all joker all,偏爱赤j(只有这一对不逆!!)对于逆cp行为严重反感。过激joker吹极度好感,我爱这个小男孩一辈子。他是全世界的珍宝!!!他做到了!!!永不服输的热情。〕

 


〔目前在怪j圈处于产粮状态。〕

 




〔*京剧猫,我喜all白。偏爱情白、黯白、武白。喜欢京剧猫里一切的京剧素材,偏爱我白,过激白吹,看到任何黑白行为都会爆炸。个人比较偏爱情白和黯白,武白还要放在后面一点。吃上情白的原因是因为看到一条弹幕说“突然想到万一要是白糖跟着无情,无情淡定的说:‘下一家’,白糖:‘好嘞’”然后我当时就爆炸,就这么萌上了,当时就觉得这两人放在一起意外的没有违和感,所以非常喜欢。至于黯白是因为官方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可能后期并不会有什么接触,但是小白和小黑的称呼真的是让我放心底里了,我十分喜欢,况且第一季里白糖就做出了让黯惊奇的举动,心里就觉得挺般配,更何况官方一直在推这类的因果关系,第三季也有伏笔,于是十分喜欢。〕

 



〔目前在京剧猫圈处于不产粮状态。〕

 




〔*小英雄,我喜all久all。大本命死出。次吹轰出和胜出。天雷其他cp。〕

 



〔目前在小英雄圈处于不产粮状态。〕





 

〔*喜羊羊与灰太狼,我爱喜懒,我爱灰红,灰红真爱。喜懒幼驯染王道。喜懒我可以说是十分喜欢,大电影里从中可以看出喜羊羊和懒洋洋是相对其他几个人来说认识的比较早的,而且两个人都有过回忆家人的经历,会十分懂得对方的心情。相互依偎、一起成长。他们就是对方的勇士,可以保护对方一辈子。〕




〔对于喜羊羊与灰太狼有一个非常特别的cp倾向。就是虽然非常喜欢喜懒和灰红,可是个人会倾慕灰喜,灰喜这个cp可以说是十分的喜欢,不反感,反而磕粮也十分美味,所以在喜羊羊的圈子里我是杂食!〕



〔而且而且!!!羊村守护者2019就要回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说的是友情可是我的cp.滤镜戴上以后卧槽灰喜糖好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跨越种族的恋爱”说的就是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

 



〔目前在喜羊羊与灰太狼圈子里不产粮。〕


 



〔*游戏王,我爱暗表,我爱魔表,我爱海表,以及,我爱all表。接受海城、城舞等,天雷海暗,不接受王受cp。个人喜欢将王样、魔王和亚图姆分开看待。暗表是心中最美好的一对cp,个人偏激魔表。〕

 


〔表吹、王吹。以及,我爱橙汁。橙汁可以说是DM和朝日版最喜欢的人物,他的话太过于正确,虽然会让一些人十分受伤,但是会十分认真的道歉、修改自己的错误,努力为别人着想,虽然有时候脑子缺根筋却总是往好的方面想,别人说他拿的是主角剧本,我不予置评。我只知道我十分喜欢这样一个摔倒了就爬起来的可爱男孩!!!〕



〔目前在游戏王圈不产粮〕






〔*齐木楠雄的灾难!!!!啊啊啊啊齐神!!!!我喜欢all齐木和齐照!!!〕





〔我其实挺喜欢才齐的?〕






〔目前在齐神圈处于待产粮〕




*——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人,那么最后,如果你能接受我这样的一个人的话。

 





〔从今往后,请多关照。♡〕

 





「能够喜欢上你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