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酱—世界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女孩子。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故事。
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就好,谨慎关注呀。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文手,脑洞特别奇怪,如果撞梗纯属意外,连载很多,我会努力的填完。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
喜欢温柔的纯情恋爱,偶尔会想写病娇的念头,金是大本命。高中党,月宿制,产粮很慢,请谅解,取关随意。QQ3557658751。不嫌弃我的话可以加上我唠嗑,乐乎主页集合有提问箱地址,随机时间查看。
其他圈子喜欢all joker all/赤j/all白/德哈/伏哈/all哈/千all/御千/喜懒/死出/轰出胜/all出/暗表/魔表/海表/all表
我和你做朋友和我们吃的cp不同有什么关系,不踩雷什么都好说。
谢谢关照。

[all金]红线 01

             



      “呼!…”





      金打了一个寒颤手中的力道一紧,差点没站稳脚跟。右手握着的蜡烛烛光一摆久久不能恢复平静,金拍拍胸口舒了一口气。





      “……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怨灵会住在艾比家的阁楼里啊。”





      金打量着漆黑一片的空旷走廊,空气中充斥着霉湿气息,灰尘仆仆。金的鼻子中吸入了一点灰尘,十分不舒服,一个激灵,喷嚏响亮的回荡在走廊中。





      这也太脏了吧!!!





      金剁剁鞋跟在破旧不堪的木板上发出十分刺耳的敲击出吱呀声,金刚刚还愤愤不平的心情就这么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会不会把木板踩穿然后狼狈的哀嚎着掉下楼去。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一想到自己掉下楼去的丑态金立刻提醒自己是来完成委托的可不是来出丑的。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使劲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放轻步子朝阁楼的更深处走去。





      金是一位驱魔人,是来完成自己的好友艾比埃米的委托的。艾比和埃米身为人类本该是对无任何针对性的怨灵没有感觉,而这些日子他们明显察觉到了怨灵的一些事情。关于这一点,金已经不可能坐视不理了,既然有可能是冲着自己的好友来的怨灵,那么金就必须和他好好谈谈。





      但是那个怨灵为什么要来针对两个普通的人类?





      这让金苦恼了很久,他甚至询问过嘉德罗斯,最后得到的回答也不过就是“那个怨灵闲着没事干”的敷衍话,金选择忘记自己问过嘉德罗斯问题的事情。





      对于怨灵而言,明明灵力强大的妖精才是他们的针对对象。





      在这个世界线的怨灵应该都是活人因为某种事情然后变为怨灵,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依靠灵力强大的生物。





      但是人类这种生物的灵力完全不及妖精,到底是为什么要盯上这姐弟俩。





      不知是不是金的错觉,金越往里面走,蜡烛的光反而会越来越暗,就好像下一秒就会熄灭了一样,背脊爬上一阵凉意,走到一扇发霉的木门前,有些紧张的吞咽着口水。





      为什么…没有攻击?





      金着实感到奇怪,依照现在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个房间里的确是存在着怨灵的,而且怨力不是一般的强大,金以前遇到过的怨灵只要察觉到不速之客都会发动各种各样的攻击,本来这次只是壮着胆子想自己过来试试,但是这样的异常情况着实让金感到出乎意料。这样强大的怨灵金除了和嘉德罗斯第一次在小木屋遇到的那个怪物以外…





      不!他根本就不能用怪物来形容!





      想起自己的遭遇,金心中躁动不安的恐惧倒也淡了几分,毕竟还不知道这个怨灵的来意,若是没有敌意倒也可以好好谈谈,如果有敌意而且是自己打不过的情况下,自己完全可以用往溯符回去叫上嘉德罗斯一起过来。运气好说不定那个怨灵见自己跑掉了也会自动离开!!!





      金默默的为自己打气,转动了门把手,随着门痛苦的呻吟声,金被突然正常的光线给闪着了眼睛。





      总算是恢复了视线,金朝房间里面看去,却愣了神。白色的丝质窗帘那旁的是神色忧愁的棕发青年,好似是因为什么事情那双碧绿天池般的眸中流露出丝丝缕缕苦闷和自责,青年俊美的面孔在光的映照下轮廓尽显美丽,让人心动,引人沉沦。





      金并非是被青年俊美的面容打动。他只是在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真的是怨灵吗我一定是在做梦吧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看起来明明就是好人吧是我的灵力又出了什么问题吧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吧啊啊啊啊。





      一时间,金的表情尽显尴尬。





      “阁下是来驱逐在下的吗?”不知是出自什么,那青年突然开口。那双绿眸中的忧愁突然被一扫而空,青年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单膝半跪在地上,微微垂着头使得金看不到他接下来的表情,身前插着的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两柄色泽艳丽的骑士剑,一蓝一橙的两把剑尖没于木板之间,双手攥紧剑柄道。





      “在阁下驱逐走在下之前,请至少让在下抓住一位会为楼下两位人类带来危险的怨灵。请允许在下身为怨灵却提出这样无理的请求,可是,请允许在下留在这里,将另一位怨灵抓住以后,在下会立刻离开!”





      似乎是为了表现诚意,他的头又垂下了一点。






      TBC.





——

@八木风骨子妈你快看你的女儿写安金了!!!

  @辙辄哲  @芬达亞麻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