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酱—世界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女孩子。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故事。
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就好,谨慎关注呀。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文手,脑洞特别奇怪,如果撞梗纯属意外,连载很多,我会努力的填完。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
喜欢温柔的纯情恋爱,偶尔会想写病娇的念头,金是大本命。高中党,月宿制,产粮很慢,请谅解,取关随意。QQ3557658751。不嫌弃我的话可以加上我唠嗑,乐乎主页集合有提问箱地址,随机时间查看。
其他圈子喜欢all joker all/赤j/all白/德哈/伏哈/all哈/千all/御千/喜懒/死出/轰出胜/all出/暗表/魔表/海表/all表
我和你做朋友和我们吃的cp不同有什么关系,不踩雷什么都好说。
谢谢关照。

[all金]红线 02

—上篇 01




      金,一直一直,都有一个疑问。




      自己从何而来。




      『唉唉~你听说了没有,那个新的驱魔人的身世连契约官都搞不清楚、会不会是什么凭空出现的怪物啊』



      『骗人的吧,契约官大人怎么说?』



      『他说呀,要“善待同学,不要随便对他人抱有猜测”~』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语气啦樱子!』



      『那你是不知道绘学长给我们拉了几个人演绎当天的契约官大人的说辞呢,真的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是什么样啊,到时候用忆晰符给我看看如何?』



      『没问题!绝对会让你笑到腹疼的哈哈哈哈哈哈』



      金打小就没有完整的记忆,就像是被人刻意切掉了一样,曾经照顾自己、和自己玩耍、给自己讲故事和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像是从未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子而已。




      不过,金确定那些记忆不是虚假的。金这么想着。




      就算记忆会被遗忘,但心中汹涌的感情永远真切的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梦。




      金相信着,只要自己当上最厉害的驱魔人,只要再见到那个人。




      他一定可以想起来,一定。




      但是驱魔人的职业很快的就让金寒了心。不顾怨灵的感受,只为求得人类和妖精的平稳安定的生活,金见过太多太多挣扎着不愿离开驻扎地的怨灵,最后伴随着喉中最后撕心裂肺的哭啸声化作青烟。




      变为死的怨灵,去了另一个世界线。




      金退学了,放弃继续学习驱魔人知识的路程。不过幸好的是,只要是有着驱魔人基础知识的人都可以接受委托拿到赏金,金才不会为自己的生活发愁。




      金琢磨了很久很久,才知道教科书里那些禁符的作用。




      消磨自己的灵力,可以让怨力变得平缓,能够控制,只要在经受得住怨力或者不死的情况下,金能够和任何怨灵达成契约结为朋友。




      这让金原本为自己身份的事情松了一口气,压在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本来一切都过的挺好,可是当嘉德罗斯到来以后,他的生活就完完全全的被打乱了。




—————————————————




      他…他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是驱魔人?




      湛蓝的双眸蓦然睁大,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刚才那位青年所说的话。




      “……阁下是在奇怪在下为何会知道吗?怨力足够强大的怨灵都能够察觉到其他人的内心情绪波动甚至心中所想的事情。”




      青年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明明是被光穿透的房间,明明是与刚才金走过的走廊完全是两个模样的地方,金在这里却感受到了冷彻心扉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难道怨力强大的怨灵还能够把自身的情绪散发出来吗?




      事实正如金所想的那样,然而身为怨灵的安迷修却并不知道有这等事情的存在,安迷修没能得到金的回答,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果然…没人会相信怨灵的话吧?




      金的心又凉掉了大半截,就差点没被这压抑的气氛给吓趴下了,金的灵力并不算弱,可是正如金之前所想的一样,这样的怨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这一下倒是让金感受到了什么。




      并不像之前怨灵的怨力那样充满了窒息、可怖和怨念,而且充满了谴责、悲苦和后悔。




      金下意识的轻轻走去俯下身用手撑起了安迷修的头,安迷修对少年的行为实属感到惊愕。怨灵和驱魔人以及狩魔者一直都是天敌、一直都是。他既然已经察觉到了少年的身份并告诉了少年,而此时的他却不是对自己的问题做出肯定或者否定。




      湖蓝色的星眸直直的撞上了那对镶嵌于那黯然失色的面容之上闪烁着惊愕目光的瞳眸。安迷修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金看清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映于安迷修眸中的泪珠,哭是眼神比平常飘忽一缕,眼睛呆愣的眨了一下由它一颗泪珠脱离眼眶。




      “别哭。”




      『啪嗒——』




      让安迷修想不到的是,金也能够察觉他人的感情变化,虽然察觉不到他人心中所想,不过也还是能够猜出个大概,跟安迷修不同,金从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他本以为这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的,而偏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的。




——




      “我叫金。”“我是安迷修。”




      知道金并没有恶意之后,安迷修也放宽了心,对金放下戒备。




      而且——。安迷修用右手轻轻贴着自己右边的脸颊,刚刚金抚摸过的残余温度还未散去,安迷修回想着刚才金的举动,耳尖泛起了丝缕桃红。少年是在关心自己,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能够被人没有任何理由,还处于一个陌生人的关系下关心。




      温热光滑的触感紧紧的贴着他,纤长的十指分别紧贴在安迷修两侧的脸上,少年柔软手心传来的温度不加挽留的传到了安迷修的身上,金色的发丝在俯下身的瞬间四散开来,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中闪烁着微光。




      四目相对之时,安迷修出现过幻觉。




      ——只要伸手抓住,这片美丽就会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TBC.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