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酱—世界

是一个热衷于讲故事的女孩子。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故事。
称呼明日酱/明日/小明日/明日子就好,谨慎关注呀。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文手,脑洞特别奇怪,如果撞梗纯属意外,连载很多,我会努力的填完。属性:嘉金>安金≥all金=艾金=耀金>雷金=埃金=凯金≈其他女子组金>瑞金>卡金>幻金>双金≥创金≈鬼金≥奇形金=爵金=黑洞金
喜欢温柔的纯情恋爱,偶尔会想写病娇的念头,金是大本命。高中党,月宿制,产粮很慢,请谅解,取关随意。QQ3557658751。不嫌弃我的话可以加上我唠嗑,乐乎主页集合有提问箱地址,随机时间查看。
其他圈子喜欢all joker all/赤j/all白/德哈/伏哈/all哈/千all/御千/喜懒/死出/轰出胜/all出/暗表/魔表/海表/all表
我和你做朋友和我们吃的cp不同有什么关系,不踩雷什么都好说。
谢谢关照。

[凹凸世界‖嘉金‖书信体]致嘉德罗斯的一封信


—书信体,金视角,格式问题请忽略。

—是今天补番的时候衍生的脑洞,果然还是喜欢小男孩的单纯恋爱,泪了。

—一发完注意

—字数六千

——————————————


敬启,嘉德罗斯。





明明刚才在学校还跟你在一起的,现在却来给你写信,感觉怪怪的。是不是有点傻啊。





但是!无论我这种行为傻不傻你都不许说出来!不许告诉别人我给你写信这件事情!要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知道吗!





你今天突然问我说要我回答我觉得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回答,而且在那么多人面前!





那个。其实,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特别过分的人知道吗。





脾气暴躁,不顾别人感受,还总是在我不在的时候次次的来找格瑞打架。还总是骂我:渣渣、白痴、呆瓜、榆木脑袋、废物。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记得是一年级开学典礼的那一天,刚上完幼儿园的我,还是不能够轻松的适应小学。甚至、第一天就在学校里迷了路。现在想想,可能真的很傻吧,居然会傻到想要你帮忙。





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傻傻的跑进了音乐教室吧,你坐在钢琴前似乎正想要开始练习。





我刚开始并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听完你弹奏的第一首曲子。听完了在我人生中你弹奏的第一首曲子。





从那一刻起,你成为了我憧憬的人。





你长舒一口气,面对比自己大好几倍的钢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完美的旋律就像是蝴蝶一样起舞。我听完后呆愣的撞倒了门口的椅子。你看了过来,我立刻慌张又笨拙的把椅子扶了起来。





你当时很凶,似乎并不喜欢陌生人。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你对每个人都是这样。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而我当时竟然对这样的你提出了问题,甚至更多。





“请问!你知道一年级B班的教室在哪里吗!?”





“……”





你好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用那凶狠的目光紧紧的瞪着我,我被冻得头皮发麻僵在原地,不知该做些什么。





“那个……”





“我凭什么告诉你这个渣渣?”





后来我才知道你的目光是在蔑视,你瞧不起这么一个,听了一首曲子就会惊讶的站不稳,还会把椅子撞倒的人。





“可是…我迷路了。”





老师来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是班主任找到了我,你并没有给我给予任何帮助,那时的我对你印象十分深刻,我却不知道,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不会记得我,而且我尚不知道你的名字。





明明已经影响到别人的人生了,你这个过分的家伙。





竟然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我还记得那一天呀,自己十分激动的跑回了家,甚至没跟自己的新朋友紫堂幻告别,甚至没有拉上A班的发小格瑞一起回家。





我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跟姐姐提出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请求。





“姐姐!”





“金?欢迎回家。今天想吃些什么呀?哎——格瑞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姐姐…!给我买小提琴好不好!”





“哎?为什么——金的梦想不是想当歌手吗,怎么突然?”





“我想和学校里的一个男孩一起演奏!他弹钢琴弹的特别好!”





“金想!和他一起演奏!”





自己当初天真又白痴的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竟然真的努力的学习了小提琴,虽然特别刻苦,但是因为没有基础,三年级以前都没能够争取到和你一起上台的机会。





一二年级的时候,我再也没遇到过你,我也是在校园传闻里知晓了你的名字,你叫嘉德罗斯,是圣空集团的大少爷,虽然不明白你学钢琴是属于爱好还是属于三分钟热度。





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原因,我竟然学小提琴一直学到三年级,争取到了和你同台演奏的机会。





那是我第一次和你上台一起演奏,我激动到双脚发抖,双手不知该怎么摆。





害怕搞砸了你的演出,害怕搞砸了和你第一次合作的机会。





真是、白痴啊。明明才见过一次面,却搞的两个人关系很好一样。





庆幸的是这次演出并没有搞砸,反而是我的超常发挥,或许是因为想要以你为目标变得更好的这份心情的支持着我,所以在演奏的时候,每个音符我都演奏得十分冷静谨慎。最终和你一起赢得了同学、老师和校长的掌声。





然而你却丝毫不在乎的下了台,我匆忙的追上去,你却一副完全没见过我的模样,冷漠的瞪了我一下。我顿时备受打击。





是这样的,明明只见过一面,还指望别人能记得自己什么的。





但是啊,还是很生气的,和你吵起来了,现在想想应该是自己的无理取闹吧。





不过就是因为这一次的无理取闹,竟然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吵的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把你当做憧憬,学了小提琴以及这些年的努力,通通的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你叫什么。”





“…啊??我、我叫金。”





不知是因为什么,你主动的问了我的名字,而且记住了。





当我知道我的努力的汗水换成了和你考上同一所中学的时候。我几乎高兴到欢呼雀跃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好像是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就喜欢上了你的音乐。以至于想留在你的身边。





但是要怎么做才能和你搭上话呢,上了中学之后你似乎很受欢迎,身边有许多许多的人,我似乎只能远远望着什么都不能做。





要不要试着去食堂的时候,如果你身边有空座位的时候,坐下来闲聊呢;要不要去小卖部买个零食,然后主动去你的班级找你呢。我犹豫着,也这么想着。





但是你身边的两个人,貌似和你很要好的样子,每天每天都跟在你的身边。好像完全没有介入的余地了呢。





不知不觉中,为小提琴热情奋斗的火苗变小了。





完全找不到小学的时候那种为一件事情拼命努力的感觉了。这种感觉是很奇怪吗?会遭人讨厌吧。





虽然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但是我仍然在学习着小提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还想紧紧的抓住,不想放手。





在做什么啊。明明想和你一起上台演奏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但是、我的愿望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





然后,不知道是我这样不争气的心情被上帝听见了,还是怎么的,我在某天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车祸。





当我意识模糊中的时候,就有类似于救护车的声音不停的在耳畔响着。





然后,我就昏死了过去。





似乎是以这个为契机,我在初一的时候就来来回回的不断要进医院复查了,在医院的时间待的太多了,去学校的时间也渐渐变少了。





有时候回去学校的时候,甚至会听到别人说、





“哎,那个是新的转校生吗,似乎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哎不对吧,我记得,以前在学校好像有见到过他啊。”





“啊,他就是之前开学没多久就遭遇车祸的那个学生啊,似乎小提琴拉的蛮不错的。”





类似于这样的话越来越多,我也就不在意了,每次回去学校都会笑着跟自己的朋友打招呼,而你就不必说了,我甚至、都开始没怎么见过紫堂幻和格瑞他们了。





啊啊、你会奇怪我去哪里了吗。





有时候会这样想想,不过下一秒就是自己否认自己而已。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次车祸以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进出医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日一夜的时间似乎都缩短了一样。





那个时候、我都甚至有些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好了。一开始自己也是不确定的,直到某天夜里,看到姐姐在候诊室里,在医生的面前低声哭泣的时候,我才明白了这一点。





好想再拉一次小提琴啊。我靠在医院的窗台上,这样想着,不如说我是想站在弹奏钢琴的你的面前,为你拉一次小提琴,想和你再一次上台演出。





这样渺小的愿望,你也听不到吧。





我仿佛在风声中又听见了、发生车祸的那天汽车急刹的声音。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确定了。





我、只是想见你而已,只是想认识你而已,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





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了啊。





我喜欢你弹钢琴时专注的神情、全神贯注且自信满满的模样,我喜欢你的从你指尖流露出的美妙的琴声,我几乎每夜都会想着那样的琴声入眠。





嘉德罗斯。





我喜欢你啊。





就算仅仅只和你见过几面,就算仅仅只和你说过几句话,就算仅仅只和你吵过一次架,就算仅仅只能在你旁边看着你而已、





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你啊。





我找到小学的那种拼命为一个人努力的感觉了,要努力变得更强,要把小提琴练好,要爬到一个,足以与他并肩的高度。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医院里有了这样的一条传言。





医院里有一个会拉小提琴的男孩,每天每天都在拉小提琴,他的姐姐一位在旁边细细的听着他的小提琴,当你某天在医院里听不到小提琴的声音之后,他一定是去学校继续练小提琴去了。





我呢,从没觉得像现在这样刻苦,甚至比小学的自己更加努力。





就像是别人都在偷懒的跑道上自己还在拼命努力的跑着一样,我想追上那个早已跑得远远的你。





为了不让遗憾和懊悔在我之后的生活也伴随着我,我收起了以前畏首畏尾犹豫着想见你的姿态,也就是这样,我才发现我在学校里见到你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似乎我们之间曾经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我越是想见你,但是也越躲着你,所以我见不到你。而你时时刻刻都在那里。





我收起了以前谨慎的去演奏每一个音符的样子,而是尽情的想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的听众也渐渐多了起来。





而某一天里,我的听众当中,有了你的身影。





不是以同台演出的身份,而是以演奏者和听众的身份,我们两个站在了一起。





“进步不错。”





那是你第一次主动找我,那也是你第一次主动夸赞我,那是我听过世界上最动听轻妙的夸赞,也是这辈子我能听到的话中能给我最大的动力的话语。





虽然只有一句话,虽然只有一瞬间,你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就走了,虽然你的脸上只有一点点微笑。





但是这也让我产生了一个我从来不敢去想的想法。





你是不是、也喜欢着我。





我知道这个猜测很大胆,也很没有逻辑,但是我就是从心里这么想着,如果你喜欢着我,那该多好啊。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的就被我咽了下去,被我扼杀在了胸口这颗滚烫的心脏里。





你还是那样,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你身边仅仅只有那两个高年级生。你是那么的受欢迎,尽管我已经收起了以前毫无勇气的样子。但是像这样去找你,我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果然、还是得更加努力才行。





当有人问我,我喜欢的人是谁的时候,我撒了一个谎,这个谎就是。





“我喜欢的人啊、还不知道啊。”





骗人。就连我自己都知道自己在说谎,却还是昧着良心说出来了。





我的成绩在学校里直线爬升,尽管我落下了很多课程,但是初中的课程有着格瑞的辅导,我也进步的很快。





但是也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关于我和格瑞是青梅竹马的这一说法,在学校里传开了。





我并不喜欢格瑞,格瑞也不喜欢我。我们彼此都仅仅是发小之间的关心。格瑞表示此事我不用担心,他不会在意,况且他也知道我喜欢嘉德罗斯的事情。





我和格瑞的事情导致格瑞为我辅导的时间也就少了,因为不想别人的那些流言蜚语影响我们的生活。





于是我便找了紫堂幻。继续我的学业,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学校。





不过,格瑞的话,应该马上就会忘记这种不痛不痒的事情吧。作为朋友来说他的确很好,但是我果然还是喜欢上了嘉德罗斯这个人。





我也向凯莉道了歉,向她表明我喜欢的是嘉德罗斯而不是格瑞的这件事情,她本来还想私底下撮合我们两个,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注意,是紫堂幻告诉我的。





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呐,金,你知道吗,最近学校里的人说,嘉德罗斯已经好几天吃饭了。”





“哎?”





“听高年级那两个人说,好像是闹别扭了。”





“他会闹别扭?幻你别吓我了。那个家伙无缘无故闹别扭什么的,我才不会信呢。”





“是真的,这是凯莉告诉我的。”





凯莉说的啊。那肯定就是真的了,上次我和格瑞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她会误会也很正常,但是只要是她的消息,99.99%都是正确的。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你为什么会闹别扭。而且一连就是好几天。





那天我和紫堂幻的对话之后,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去了你的教室。结果发现你跟没事人一样坐在座位上。




看我的眼神似乎更冷了一些。





那个时候就有人这么说我了,说我没良心,很冷酷,榆木脑袋。但是这并不是什么传得很广的消息。





似乎我喜欢嘉德罗斯的事情传开了。一边是一个传的很广的消息,说我喜欢格瑞,一边是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我喜欢嘉德罗斯。





“脚踏两只船呢,真恶心。”这是我某天听到高年级同学的评价。





我想我大概也知道你当天为什么会生气的原因,我想我也知道了,你为什么会闹别扭的原因。虽然这仅仅是我的个人猜测,但你一定是觉得、我有辱你的名声吧。





“金,你没事吧?嘉德罗斯他对你说了什么吗,还是打了你?别哭啊——”





我哭了。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这或许就是被人喜欢的人误会的感觉吧。心痛、仿佛从头到脚都裂开了一样。





当天紫堂幻拼命的安慰我,我也想把眼泪止住,但也就是那么不争气的在医院哭了一个下午。





我才不是榆木脑袋,你才是好不好!!!就算你敲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吧!!!





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被我意外弄出来的胡诌的谎言,和我想象中的明显不一样。我本以为你会什么都不在乎,但是你这么闹别扭就是好几天。





我们就在这两个谣言中过完了初一。





初二的我们接触的不如初一我觉悟的那段时间多了,似乎是我为了防止类似于其他的流言蜚语,来破坏我们两个的关系了。





我又害怕了。





恋爱真的是一个奇怪的过程,有时候想大声说出我爱你,但是下一秒却畏畏缩缩的钻进了地里。有时候会为了一个误会,心痛的要死,有时候呢,又会为了你不经意的一个关心,会开心一整天。





我仍然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小提琴技术,仍然在拉着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曲子。





我还记得我们初二班的那个晚会、是为初三办的毕业晚会。




我又走进了我们两个初遇的那个音乐教室,我静静地趴在钢琴上,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们的初遇是因为你的音乐,而我现在却为了追上你演奏起了我的音乐。





我还记得那天的晚会上,我们合唱一首曲子,很有趣吧,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唱的童谣啊。





夜里的校园,璀璨星空下,我弄丢了自己以前的梦想,也是在这样的夜晚里。我选择了现在的梦想。





真是过分啊,你这个家伙。






擅自把别人锁进你的世界里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意识到吗。





初三的我时常会想,自己明明是一个拉小提琴的演奏手,却始终和别人不一样。心中想的是舞台之外的事情,想和你在一起。





渐渐的,我们长大了。





到了高中,我们依旧是在同一个学校,不过着实是少了初中的那份激动和喜悦了。





医院里我的主科医生用记号笔在日历上比划着什么。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啊,现在的金看起来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呢。变得更有魅力了,是长大了吧。”





姐姐是这么说的。





“金,你现在的样子现在舞台上倒也挺帅气的呀。”





凯莉是这么说的。





“去了不同的高中以后,要记得和我联系呀,我还想听你的小提琴演奏,如果学习上遇到问题也可以找我的,我们是朋友嘛,金。”





紫堂幻是这么说的。





“别放松自己,别放弃你的愿望。你喜欢嘉德罗斯吧,不告诉他的话,你就真的没机会了。”





格瑞是这么说的。





是的呢。不说出来的话就真的没机会了。





就算可能会被拒绝,我也想试一试。





我才没有想变成你手中的那架钢琴,这样你时刻就可以抚摸我了,这样我时刻就可以在你的身边了。





那样的想法太肮脏了吧,明明都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我难以忘怀的事情,竟然是那些和你在一起的闲杂琐事,想着小学一年级你独自在音乐教室弹奏的曲子,想着小学三年级,我们一起上台演出的那份激动,想着初中那时候,能和你在同一所学校的喜悦,想着初一那时候,你第一次夸赞我时心中潮水般涌出的骄傲自豪……





果然啊,我最喜欢你了。





—我是否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在你的世界里迷路了呢—

—是的—





—我是否已经在生命尽头的时候咬紧牙关冲刺了呢—

—鞋都跑掉了啊—





—我是否会在所有时刻的瞬间想起嘉德罗斯这个人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





我啊,已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喜欢到无法自拔了。





你是不是会忘记我们在一起的那些事情呢。如果忘记的话,我可绝对饶不了你哦。



不许忘记我。





如果忘记我了,我可是会变成怨灵回来找你的。





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心里总会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回答我“嗯”。





我确信那是你的声音,能选择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和你说了那么多无理取闹的话真的对不起,很多很多事情都对不起。





谢谢你。犯规般的出现在我生命里的自大狂。



嘉德罗斯。








然而这一切,都稳稳的落于你的一吻之间。





我还记得,你说。


“我也同样喜欢你。”




————————————



『这里我来解释一下』敲黑板

最初的嘉德罗斯的确是在演奏的时候遇上的金,金为嘉德罗斯的音乐着迷,仅仅是因为优美,为什么老师会找到金呢,因为嘉德罗斯的身边总会有两个看守的人,他们通知了校方,本来所有孩子都应该知道了的事情但是唯独迷路而错过开学典礼的金不知道。所以老师才轻易的找到了他。

嘉德罗斯那时候的确没有对金的事放在心上。但是三年级听到金为了自己努力了这么久,长期感受不到温暖的心一下子就化开了,起初的嘉德罗斯弹钢琴并非喜爱或者三分钟热度,这是他的父亲要求,但是因为金,他对于钢琴也就有了点兴趣,因为是金不加掩饰的憧憬和努力,他也就在意起了金,对金走了感觉,这里是金视角所以金不知道,嘉德罗斯也为他演出后的笑容心动了。DOKI。所以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对金有了感觉。

初中的那场车祸,救金的是嘉德罗斯。是嘉德罗斯把他送上了救护车,但是他并不知道。嘉德罗斯这个时候的琴声也因为金渐渐的弹奏出了感情,金被嘉德罗斯专注的样子吸引,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嘉德罗斯。

而那声称赞是发自内心的,金进步的很快,而之后的流言蜚语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发生的,之前没有几个人敢说。而这个时候的嘉德罗斯的确是有一点喜欢金了,所以听到金喜欢格瑞的时候,闹别扭了,虽然是谣言,所以才会瞪金金的。

之后上高中之后两个人其实已经互相喜欢了,所以后面的那是金表白前的心理活动,他已经暗暗的觉得嘉德罗斯也是喜欢他的了。

其实最后的就是嘉德罗斯的表白,金的病其实只要有专家医治,一切都没有问题,但是之前因为经济问题,请不起专家,所以就导致了后面的事情,但是和嘉德罗斯在一起之后,嘉德罗斯动用圣空集团的钱为金治好了。为什么之前不治呢?因为那时候嘉德罗斯还不确定金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

从开头我就暗示了,这两个人其实已经在一起了。

那么,祝大家看的愉快。

评论(36)

热度(129)